邯郸在线
  联系方式:3113138073艾特qq.com  邯郸在线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邯郸在线 > 小说 > 雨夜庐山

雨夜庐山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9-01-27 10:23:02 阅读次数:

去年在连续几次参加考试失利之后,我生出什么都不如别人,比不上别人,努力了也得不到收获的念头。整天唉声叹气,精神萎靡不振。五月的某一天,闺蜜强烈要我去找她玩,下了不去绝交的狠话。我无奈前去她的城市。第二天她带我去爬庐山,那天天气灰蒙蒙的,不热,似乎马上要下雨了,同行的除了我和闺蜜还有她室友和室友的几个朋友,也是过来找她玩的。那几天正是江西的雨季,随时都有可能下雨。要遇到下雨就只能回去。我不想爬到一半就回去,一心想着爬到山顶。爬山途中又遇到几个和我们相仿的人,所以我们和那伙人结伴一起。

我们选择走小路,小路近,人少,也有更大可能会遇到惊喜。我一个人跑在前面,再次回头时,发现身后没有一个人。我停下脚步,想通过脚步声和嬉闹声判断她们距离我多远。周围一片寂静。我跳下来了几级台阶,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呢,不用吓唬我,我才不怕呢,我嘻笑着。没有回应,什么声音都没有。再不出来不跟你们玩了,我走了,不等你们啦。我假装生气,转身往上走。四周还是一片寂静。

我笑了,拿出手机给闺蜜打电话。嘟嘟嘟手机自动跳出了通话页面。嗯?怎么回事?只见信号格一个大大的叉。没有信号我突然觉得后背发凉,打了个寒战。闺蜜从来不这么对我的,何况现在是在一个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城市,在一座陌生的山里,那么多人,不至于跟我这么玩游戏吧。我一下子慌了。不知道该继续接着爬上去还是下去找他们。

他们难道回去了?不会的,回去肯定会叫我我安慰自己。那么,他们肯定还在后面,那么为什么听不到声音难道走岔了?是我走岔了还是他们走岔了?他们有没有发现我不在了,回去找我了还是根本就没发现我不在了?这些念头在心里一闪而过,一阵阵寒风在心头吹过,我抱紧了双臂。

周围一片寂静。

我听到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我开始发抖,全身颤抖。不能慌,不能乱,深呼吸,深呼吸,我闭上眼睛,嘴巴一遍遍重复着。我坐下来,努力想保持镇静,大概几分钟之后我睁开眼,开始观察四周。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我的位置大概是山的四分之三高度了,手机还是没有一点信号,电池显示还剩余20%。我身上背着的小包里还有半包纸和闺蜜房间的钥匙一把,手里的一瓶水只剩下小半瓶,这是我身上所有的物品。周围都是很高大的叫不出名字的树,遮盖了大半这条小路上方的天空,叶子在今天这样的阴天越发显得暗沉,在周围昏暗的环境衬托下,这个时候看起来几乎接近夜晚。我抬头看着这一条小路,弯弯曲曲向上延伸,已经看不出哪里拐弯或者有岔路口了。我静静的听着,企图听到从下面传来闺蜜她们嬉闹或者走路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周围像沉睡了一样,安静的可怕。我期初还抱着侥幸心理,觉得等一下他们就会赶上来,随着时间越来越晚,还是听不到任何声音,我甩甩头,想挣脱眼前的梦境。没有声音,连树叶都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缓缓飘落下来,轻轻的躺在杂草丛中,我按按耳朵,难道是我失聪了?不,我可以感觉到我存在。可是,周围除了我躁动产生的声音和越来越急促地呼吸声之外没有任何响动,找不到任何可以发出声音的东西,我就绝望了。手机没信号,联系不到他们。我不知道该原路返回去找他们还是呆在这里继续等着他们,天已经黑下来了,空气变得湿冷起来,我一阵阵发抖,抱着双臂不敢动。我一遍遍设想着可能发生的情况:

1、我如果下去找他们,而他们上来找我,一路小岔口那么多,万一走岔了,我们彼此遇不到,手机又没有信号,电池也快没电了,怎么办?

2、也许他们从另一条小路走了,已经爬的跟我差不多了,我如果继续走上去,说不定在山顶会遇到他们;

3、他们发现我不在了,以为我走岔了,正在四处找我呢?眼看天黑了下来,上去没时间下来,我晚上就呆在山顶吗?

一个人呆在山顶我不敢想下去了。我想着他们那边发现我不在了,又联系不到我,他们肯定也很着急,怎么办,怎么办?我大脑一片混乱,瘫坐在台阶上。我又累又饿,觉得越来越冷了,周围开始模糊起来,黑压压的一片,看不清楚。我想起在山脚时还遇到一些已经下山的人,伴随着越走越远,又选择走的小路,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人。看来今晚我是要呆在这里了,那我该怎么度过这个漫漫长夜?

等下天黑了,而且天就快要下雨了,我什么都没有,东西都在闺蜜那里我该怎么办?这个夜晚我该怎么度过?说不定还会有野兽出来,我坐在石阶上,动也不敢动一动。我甚至都不敢回头一下,觉得身后就是猛兽或者鬼神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张着一张血盆大口等着我。

我想到爸妈,想到弟弟,我没有告诉爸妈来找闺蜜玩,他们肯定以为我在学校,这会差不多吃晚饭了,我仿佛看见家里那张茶几上放着我最喜欢的饭菜,爸爸和弟弟边看电视边吃饭。我咽了口口水,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可是,我现在却在这里,一个陌生的山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周围没有一个人,我从早上出来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又累又饿。天马上要下雨了,我有可能死在这里,爸妈找到我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想到这里,我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下来。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我越想越害怕坐在石阶上,把头埋在膝盖上,小声哭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悉窣,悉窣,似乎有声音传过来,难道是野兽?我想起一路看到的粪便,又惊又怕,站起身看着周围,都是高大的树木,枝干干净的都没有零星的枝桠,藏起来是没有可能了,看看脚下,再往右差不多20厘米就是悬崖,这条小路是由石头零星的堆砌起来的,石头已经裂开了缝,歪歪斜斜的。我低头看了一眼,如果从这里摔下去,肯定摔得认不出,满脸是血,等到爸妈找到我的时候已经认不出模样来了。也有可能幸运地挂在某棵树上。我颤抖着,站起身找了根树条拿在手里,惊恐地看着周围,搜寻声音的来源。我的腿一直在抖

眼泪一直流下来,我看不清那个黑影是什么,我胡乱抹一把眼睛,盯着那个黑影。拼死一战吧,我颤抖着身体。越来越近了,我感觉到它也在盯着我看。我又上了两节台阶,手背在后面紧紧攥着树枝。死死地盯着那个黑影。眼泪偏偏这个时候又涌上来,我不敢动,不敢伸手去擦一下,怕一动激怒了黑影,然后直接冲过来撕咬我。我闭上眼,颤抖着听天由命吧,我在心里默念着。过了好半晌,没有声音,没有疼痛,我已经死了吗?

我动一下,好像还有知觉,死了还有知觉吗?我已经死了吗?我慢慢睁开眼睛,为什么死了还可以看见人间?怪兽的胃里也是没有疼痛的吗?胳膊似乎有点冷,鼻子好痒,嗯?阿嚏我打了个喷嚏。嗯?周围的一切还像以前一样,一点没变。难道,我还活着?我还活着眼泪又止不住的流出来。我用手擦擦眼泪,环视周围。看到在我下面三级台阶那里站着一个男生,正抬起头看着我。我扫视了周围一圈,没有别的东西,树叶也是静静的。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一下子瘫坐下来。

我拿出手机,还是没有一点信号。电量已经是百分之12了,我刚松下去的心又被提起来了。惶恐地看着他。他看了我一眼,手机没信号,我前面就打了,打不通边说边耸了耸肩。我小心翼翼的问,那我们现在到哪里了?他们不会回去了吧?他笑,当然不会啦,他们在后面,你走的太快啦。哦我侧过身,看着远处的雾,马上要下雨了吧?他走上来,在我旁边坐下来,脸通红通红的。手不停的扯起衣服擦着额头的汗。我从包里拿出纸,递过去。看不出你这么瘦弱的身体,居然可以爬这么久,还爬这么快。你是不是之前练过?平时健身吗?

一大堆话从他嘴里霹雳啪啦蹦出来。我没有说我平时其实很少运动,唯一参加过一次跑步就是高一时候临时顶替别人跑了一个1500米,得了第二名。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回去还是继续爬?怎么跟他们会合?爬吧,说不定我们和他们已经走岔了,我们到山顶会合。嗯嗯, 我站起来。他却忽然快走了几步,走到了我前面。来,我牵着你,现在天色不早了,况且还在下雨,路滑,我走前面,你跟着我,沿着我的脚印走他边说边伸出手来。不用,我自己可以。我红着脸推辞。你怕我吗?他看着我笑了。一看你就是没爬过山的,刚爬就跑那么快,体力消耗很大的,现在早累了吧?来吧,我从小就习惯了,山里的情况我比你熟悉。跟着我,我们走慢点,马上就到山顶了。还要留着些体力下山呢,你想今晚呆山上啊?不怕被野兽吃了?

他朝我坏笑一下。再说了,我牵着你也可以让你不要跑那么快,你走我后面,小心点,跟着我,踩着我脚印哈。嗯嗯,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他牵过我。我是广东的,我是某某大学体育学院的,你呢?我学经济,12级。一些简短对话在我们之间产生,旅途似乎没那么单调了。随着跟他的聊天,我也没那么恐惧了,心慢慢放松下来。

我们很快到山顶了,天空被一团乌云笼罩,黑压压一片,感觉承受不住乌云的巨大重量,被压的很低,似就要倒下来。压抑的我喘不过气来,我不敢抬头看,他一把拉过我,傻丫头,来这里躲躲,在山里下雨天是很危险的,要是遇到打雷就完了。我嘴上不承认,但是听到他这样说,还是感到心惊肉跳山顶全部被雾气笼罩,像一团巨大的黑体上罩着白色泡沫,虚虚实实看不清楚。我们在一个类似山洞的一角呆着,他拿出包里的面包和水递给我,吃吧,一路都没吃东西,快一天了,饿坏了吧?我惊讶地看着他,接过他手里的食物。

雨渐渐停下来了,雾气散了,山头显露出来了。闺蜜她们一行也爬上来了,我忽然开心起来,很想冲过去抱着闺蜜,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场。下山离开时,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座山看起来也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高,那么恐怖。

闺蜜把把这次一起爬山的伙伴都拉进了一个群,晚上群里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很快打成一片。里面有一个人忽然说我今天一个人奔跑在前面,他怕我危险,特地追过去跟着我的。他们在群里八卦,嬉笑我们。我一愣。给他发信息,是这样吗?他回复,嗯。你一个人沉默着走路,一路上都没见你跟别人说话。后面你越走越快,我们叫了你几次都没理,他们追不上你,我就跟着你去了,让他们在后面慢慢爬我没有说话。

你很漂亮也很能干。白天爬山很让我惊讶,晚上回来又忙着给我们找酒店,虽然我们这群人跟你不认识,也没有怎么说过话,但是你把我们一堆人安排的很好,无论吃饭还是住宿都安排的妥当。我知道你也是昨天才过来这边的,真的很感谢。但我觉得你好像不快乐,希望这次的旅途你是开心的。早上醒来看到有未读信息。我发一微笑的表情给他,谢谢你。

其实,在爬到山顶的时候我就已经释怀,因为我发现我在那个危险,害怕的时候想起我爸妈,我的弟弟,我的朋友们。我知道,即使我不够那么聪明,不够优秀。但是在我爸妈心里我依旧是他们最心疼,最爱的唯一女儿,是我弟弟唯一的姐姐。虽然我有时会跟他吵架,闹别扭。但是这也不能削减他们对我的爱。他们不能没有我,如果没有了我他们将会有多难过。我也不能失去他们,包括我的朋友们。我知道,无论如何我都要活下去,要活着。活着真好。活着可以真实的感知着存在,无论悲伤,无论难过,无论焦虑,我都真实的感受着存在。我还年轻,我还在路上。在看到雾散去,山头露出来的时候,我知道,我心头的乌云也散去了。

第二天,闺蜜带着我去了一个乡村,那里有一个油画基地,她知道我喜欢这些。他们一行则去了另一个地方。我们只是旅途中的匆匆一见,然后回到自己的生活轨迹继续生活,遇见不同的人,做着不同的事情,共同为生活而努力着。但是,那次旅途,那次遇见,至今都留在我心里,在那个黑暗,恐怖的爬山途中,一个陌生人曾保护过我,温暖过我。

同志文学

马戏团志愿者小珍在线看

经典荤段子

栏目图文








  • 栏目链接 合作&友链,请联系QQ:3113138073 邮箱:3113138073#qq.com(#替换成@)。
  • 教育焦点
  • 教育培训
  • 教育动态
  • 奇闻异事
  • 起名网
  • 小说
  •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SiteMap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1999-2018 zipd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申明:本站所有新闻归原站原创作者所有,本站转载并不代表承认其观点!备案号:冀ICP备1502844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