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频道 >> 奇闻异事

窗帘上的影子2

2019-10-12 来源:自集趣事网 浏览:

窗帘上一个影子晃动着,不规则的扭曲着,诡异的气氛充斥着整个房间。

杨春丽拉紧了被子,全身发抖。她盯着窗帘上的影子,眼睛仿佛被锁定了一样,不能移开。

杨春丽的出租房可是8楼,外面也没窗台,那影子从哪来的?

黑夜很漫长,深吸一口气,杨春丽看着窗外的影子一夜没合眼,越看那影子越觉得熟悉,仿佛它在跟她述说着什么。

一声鸡鸣传来,天亮了。那影子像雾一样化开,然后消失不见。

杨春丽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一晚的恐惧得到缓解,两个血红的眼睛挂在她的脸上,这是过度疲劳。

“喂,思凯”杨春丽拿起手机轻轻一按,这次手机却直接亮了,她拨通了征郑思凯的电话,想找个人陪陪,这晚实在是太吓人。

“恩,丽丽”郑思凯的声音还是那么阳刚“我现在在你楼下,马上上来,你等一下开开门”

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杨春丽知道郑思凯来了,便拉开被子,准备下床,可是她挪动双腿的时候,仿佛腿不受支配似的,麻麻木木,不是灌了铅的感觉,像是以前腿抽筋的时候,但是却感觉不到疼,只是有点麻木。

现在的杨春丽是手脚麻木,没来由的一阵心慌,她扶着墙拖着腿慢慢的向门边移动,卧室到门口的距离也才10米左右,杨春丽平时几步都能迈过的距离现在是那么的漫长。

“丽丽!丽丽!”门外的是郑思凯的声音,带着一丝焦急,还伴随着不停的敲门声。

“吱呀”门开了,郑思凯看着憔悴的杨春丽,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抱住住了她。他心疼的搂着她,还不停得询问着“怎么了”,满脸的焦急。

坐在客厅,杨春丽把昨晚的做的噩梦跟窗帘上出现的影子等事情给道了出来。

“看来你最近是太累了”郑思凯摸着杨春丽的额头,然后把她搂在怀里紧紧的拥着。

“你身上好凉”郑思凯这时才发现杨春丽的身子没有一丝热气,冰冰凉凉的“我带你去医院看看”郑思凯实在是放心不下。

“恩,算了,躺一下就没事了,好累”杨春丽实在是累了,她伸了伸懒腰,打着喊哈欠,两个黑眼圈说明了她是有多累。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友憔悴摸样,郑思凯便把她扶上床,让她多多休息,自己便下楼找楼下一个小门诊的医生来给杨春丽看看是怎么回事。

不一会儿,医生来了,可杨春丽却睡着了,医生翻开杨春丽的眼睛,那是一双血红的眼睛,然后给她把起脉来。

“咦,奇怪”医生紧紧的皱起眉头,摇了摇头,仿佛不确定,又换了一个手给她把脉,医生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最后居然很生气。

“你跟我出来一下”医生叫了郑思凯,一脸的严肃。

“这是你的女朋友吧”医生问道,思凯点了点头;然后医生又道“你是在忽悠我吧!她……没有脉搏,一个死人你叫我给她看什么病!”医生说出这句话以后生气转身便走,走的时候似乎还在一直骂着晦气。

“轰”这句话如一个晴天霹雳,轰得郑思凯摇摇欲坠,他不敢相信,没有脉搏意味着人就已经死了,可是她的丽丽还好好的躺在那里,她只是过度疲劳,怎么会死了,刚刚她们还聊着天。郑思凯走向卧室,坐在床边轻轻的抚摸着女友的脸。

“叮”就在这时候客厅的电视不知何故自己亮了“新闻播报,昨日慧江边发现的女尸不知去向,警方正在追查中,请继续关注本台播报……”客厅没人,播出这则新闻后,电视又自动的关上,仿佛重来没有开启过。

“丽丽”郑思凯流着泪轻轻的呼唤着女友的名字,他不敢接受这个事实。

杨春丽的脸表情很痛苦,她挣扎着,仿佛遇到了什么害怕的事情,睡着时的眉头紧紧的凑在一起。

“丽丽”郑思凯摇晃着杨春丽,擦干泪水呼唤着她。看来她是做恶梦了。

“啊”一声尖叫,杨春丽从梦中苏醒,两个血红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前方。

“丽丽,你不要吓我”郑思凯抱着坐直身子的杨春丽,心力憔悴。

“呜呜呜”接下来是杨春丽的哭声,她又做噩梦了,梦里的她被那黑衣人拔光了头发,那白衣人咬掉了她的耳朵。

她躺在郑思凯的怀里哭诉着。

搂着杨春丽的身体是那么的真实,郑思凯早已把刚刚医生的话抛开脑后,就这样抱着春丽并安慰着“别怕,还有我在呢!不哭,乖”

感觉气闷,杨春丽决定出去走走,郑思凯搂着杨春丽下了楼。

阳光明媚,郑思凯觉得搂着女友心情不免好了许多。可是杨春丽一直低着头,她说阳光太刺眼,很难受,她的脸色很差,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我带你去买顶帽子吧”郑思凯心疼的搂着春丽,日显憔悴的杨春丽现在就一副病怏怏的样子,随时都要倒下。

阳光照着两人,拖起长长的影子,但仔细一看,那影子却只有郑思凯的。因为两人相拥,没有人发现什么不妥。

“师傅,世贸商城去吗?”郑思凯打开三轮车门,拉着杨春丽坐了上去。

这个小区坐三轮车比坐出租车方便,走得比较近都愿意坐三轮而不是出租车。

三轮车主是个猥琐的男子,他抽着烟,留着邋遢的胡须,一脸的横肉,就像那监狱里的囚犯,眼睛带有一股狠意。

三轮车主回过头,看了看郑思凯,正想回答,可是他看见了正抬起头来的杨春丽。

杨春丽一双血红的眼睛,脸色苍白,也直盯盯的看着三轮车主。

三轮车主表情瞬间惊愕,吓得脸无血色,他猛的打开车门,拔腿就跑,嘴里喊道“鬼啊”人却早起跑远,那声音飘荡在空中久久才散去。

如今杨春丽的样子跟鬼也差不了多少,郑思凯不免来的一阵心疼,紧紧的搂着她。

经过这事后,杨春丽提出回家,郑思凯也答应了,觉得女友该多多休息。

天黑,两人回到出租屋,杨春丽叫郑思凯回家,还没结婚的两人晚上还是不要住一起好,最后郑思凯陪了杨春丽好久,才不舍的离开。

太累了,杨春丽一头倒在了床上。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有出现了月光,那影子也早早的来报告了,杨春丽木木的直起身,眼睛死死的盯着窗帘,她还是伸手拉开了窗帘,她要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可是她拉开了发现外面除了一片漆黑就什么都没有。

她木木的,这次她完全没有了恐惧的感觉,白天那三轮车主她是那么的熟悉。她双腿直直的跳动着,手臂也伸得直直的,头发不知何时掉了一半,耳朵也少了一个。

就这样她蹦着,却不知往哪去,前面仿佛一个影子在带路,她仔细一看,好像就是她窗帘上的影子。

顺着影子走得方向,杨春丽看见了一个三轮车。对,这就是白天那辆三轮车。

一个男子坐在三轮车吸着烟,嘴里不时的骂骂咧咧。

杨春丽蹦着过去,那影子突然映在了她的脚下,拖得长长的——原来这是她自己的影子,怪不得看着她也一种熟悉的感觉。

一时间她的脑袋恍惚,她隐约的看见一个开着三轮车的男子带着女客人,在一个偏僻的地方,男子跳下车把女客人拉了下来,抢了她的包,然后开始抓扯她的衣服,女子拼命反抗,最后却被男子活活掐死,这恶心的男子把女子的尸体强jian了,最后还拿出一把刀,开始分尸:手臂、大腿、耳朵、脑袋……尸体分得支离破碎,杨春丽随眼看了一下女子的脸,原来这女子就是她自己。

第二天,郑思凯早早的起床,赶到了杨春丽的房间,房间的门是开着的,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快步走进杨春丽的卧室。发现床上空空的。

就在这时候,客厅的电视机不知何时打开了“最新播报,前日慧江边的不明女尸已被找回,以确认该女子叫杨春丽,在找到女子的地方还发现一名男尸,全身被肢解,警方正在确认尸体”

郑思凯盯着电视机,满脸泪水。

作者寄语:(原创作者;耳火)好了,总算写好了。累,歇一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