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频道 >> 奇闻异事

鬼事连篇之医院惊魂夜

2019-10-12 来源:自集趣事网 浏览:

莫莉的母亲在不到一年之中已住进这所医院两次了,医生、护士、甚至连打杂的职工,已经对她们很熟悉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怪怪的念头,就是她很想知道这家医院的太平间在哪儿,而且,她很想进去看一看。

这一天,她给母亲去打水,她看到了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她走了过去问道:“阿姨,麻烦你打听个事,我想去咱这太平间看看,您能告诉我怎么走吗?”

可那清洁工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意味深长的抬头看了莫莉一眼,她从未看到那样的眼神,直盯的莫莉不由打了个冷颤。

随即她缓缓的说道:“姑娘,那个地方可去不得,那可不是随便去的地方啊!”

“没关系,我不怕,我就是想进去看看,没别的意思,您就……”女清洁工没等莫莉说完,转身便扫地去了。

可是,越是这样,莫莉反而越是有一股冲动,想要去看看那个放着死人的房间。

过后的几天里,除了照顾母亲外,莫莉就一个人在医院里来回溜达,看上去像是在散步,其实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找到太平间究竟在哪儿。

终于,在一个烈日炎炎的午后,莫莉确立了太平间的大概位置,应该就在地下室,因为每一次当她走出院部的花园时,双脚紧贴的地面总会有一股冰冷阴森的感觉,虽然头顶着火热的太阳。

这天晚上,病房里查房的医生告诉莫莉,她的母亲已经术后四天,可以进些流食了,莫莉非常高兴,莫莉在家中早上五点多钟就给母亲熬了稀饭,由于连着好几天睡眠不足的护理着母亲,使得莫莉来到医院时还感觉头脑发胀,脚步轻飘飘的。

当莫莉走到二楼重症监护室室外时,她的脚步不自觉的停了下来,因为她看见了在病房门外可以推的病床,不可思议的是,床上有一层又一层的白布。

“这么早就有人要手术,也许是急诊吧!”莫莉暗自嘀咕着,可是接着她看到的东西使得莫莉来不及用手掩嘴就尖叫了起来,因为她看见了白布外有一撮外露的头发,原来那是一具尸体。

尸体的头冲着楼梯口的拐角处,要下楼的人必须经过这,所以和尸体的距离不到一丈,莫莉清楚的看到,那是一具男尸,一个刚刚去世的老人,由于处理的不好,使他的脚和头发露在了外面,隐约还可以看到他的鼻尖,顺着他平躺的身体,莫莉又看了看他的脚,岔开的两只脚。

突然,莫莉看到那具尸体正在缓缓的从那床上爬起来,“啊……”吓得她瞬间头皮发麻,浑身冰凉,身体一时间僵在了那里,试图挪动那僵硬的身体,可是一切无济于事,情急之下,她干脆闭上了双眼,大概过去了几分钟的时间,莫莉听到没有动静了,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再去看时,那具尸体正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可是,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她明明看到那具尸体动了起来,她使劲揉了揉双眼,瞪大了眼睛看向那具尸体,依旧静止不动,难道……是幻觉,对,那一定是幻觉。

就在这时,病房里面走出了一些人,莫莉看到有男人、女人、医生,不同的是,那医生带着一双手套,像是家里洗碗的那种。

那位医生看到莫莉受惊吓的表情后,冷冷的看着她走了过来,用那双带着手套的手熟练的把白布用力的往上拉,很利落的把尸体外露的部分全部裹住,然后就推着尸体从莫莉的身边走了过去。

莫莉呼吸急促,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尸体从她的身旁经过,生怕那具尸体突然再度爬起来,她眼睁睁看着那群人推着尸体径直朝货运电梯走去。

自认为从小不怕死人,不怕鬼的莫莉,此时已是浑身冷汗,她呼吸急促,张着大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瞪着双眼看着这些人连同那尸体进了货运电梯,终于,她感到僵硬的身体能动弹了,连忙慌不择路的跑了开来。

当她跑到花园前的取药等候厅的时候,“嘭”莫莉听到一声响,电梯楼层指示灯不停的闪烁,大大的一个零再闪,电梯怎么会显示出零呢?就算是在最底层,也不应该是零啊!

就在此时,刚才那个推着尸体的医生跑了下来,向拐角处跑去,莫莉猜测着,他大概是跑到地下室去了。

莫莉出了医院的大门,一口气跑到了离医院最近的一个小餐馆里坐下,服务员看到她那早已吓青了的脸,很快端来了一杯温水,然后很小心的问着:“您要吃点什么。”

“能……让我先坐下……好吗?”莫莉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

“好的,您做,有什么需要您叫我就是了”服务员边说边走开了。

过了好一会儿,莫莉才回过神来,赶忙带着母亲要得稀饭往医院走去。当走到二楼刚才停放尸体的地方时,莫莉并没有立即跑开,只是下意识的在那里鞠了一躬,又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然后非常安静的,小心翼翼的走开了,似乎生怕会碰到什么一样。

接下来的一天里,莫莉整个人心不在焉的,母亲的点滴打完了,她忘了按铃让护士来换,医生嘱咐的一些事情,她总是忘了做,因为只有莫莉自己知道,她的思绪一直停在清晨二楼的那一幕。

那具尸体真的是时刻出现在她眼前,他的鼻尖,那叉开的脚,尤其是她竟然看到那具尸体动了,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天渐渐的黑了,这是莫莉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从病房里往外看,好多妇女往外看,好多妇女都在烧着什么,还有鸡和酒水之类的拜神用品,莫莉叫住一个路过的护士,指着外面的情景问道:“护士,她们在干什么。”

“今天是七月十四,你不知道吗?”护士说。

“七月十四……鬼节……”莫莉的心不禁颤抖了起来,仿佛一股冰凉的阴风传过来她的身体,莫莉再也不愿离开这病房了,哪怕只是一步。

这时,母亲突然对莫莉说她想要喝点果汁,莫莉看了看柜子里,空空如也,莫莉拿起衣服刚要往外走,突然,她站住了,因为她想起今天是鬼节,况且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莫莉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走出了病房,因为,她答应过妈妈要好好照顾她。

又到了二楼那个位置,到那的时候,莫莉把一直陪戴在身上的玉佩放在了胸前,左手一直紧握着不放。

在长长的二楼走廊的一个长凳上,坐着一个穿着蓝白相间病服的老人,看上去很是虚弱。

“姑娘,这么晚了,出去啊!”那个老人突然开口,他的声音嘶哑厚重。

“是啊!都已经十一点多了,您还不出去啊!”莫莉疑惑的看着老人。

老人吃力地把干瘪的手微微抬起来挥了挥,示意让莫莉过去,莫莉径直走了过去,蹲在他的身边,虽然已是深夜,走廊的昏暗的灯光还是让莫莉看清了那老人的面貌。

蜡黄的脸,还带着一点苍白,似乎还夹带着一点点的冰凉和僵硬,莫莉开口问道:“老大爷,都这么晚了,您为什么还不回病房休息呢?这样对您的康复不好。”

“我的儿子还没来,明天他就会来领我了,放心吧!”老人似乎说话很费力,顿了一下说道:“你能扶我走走吗?我躺了一天了,想走走啊!”

老人在祈求着莫莉,他那渴望的眼神让莫莉没有拒绝的理由,莫莉站了起来,右手挽着老人,左手用力一搀,老人也站了起来。这个时候,莫莉感觉到老人的身体冰凉而且还有些僵硬,可是莫莉此时不能把他放下,更不能让他摔着,毕竟老人的骨头是很脆弱的。

老人艰难的挪动着脚步,似乎好久没有走路,莫莉当时认为大概是他躺在床上太久的缘故吧!老人慢腾腾的挪动着步子,竟然朝着楼梯走去,他竟然想下楼。

他抬头看了看莫莉,眼神似乎在问:“莫莉能不能扶他下去一趟”莫莉吃力的扶着他一步一步的走着,因为他实在走的太慢,不长的一段路,似是走了一个世纪。

不知不觉,连莫莉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走到仅有一扇用铁锁锁着的铁门前,莫莉清楚的看到,锁着那门的锁是一把很大的锁,老人吃力的抬起头,断断续续气若游丝般的对莫莉说着什么。

“里面住着的人,被子盖得挺好的,就是难透气,把头也给盖住了,里面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号码,号码在脚趾头上,想进去看看吗?里面很宽敞,所有人都安静的睡着”说着,老人斜着看了莫莉一眼。

他的眼珠子竟然不见了,随后老人缓慢的垂下了眼睑,若有所思的用那手指指着里面说道:“姑娘,要进去吗?”

“我……我看不用了吧!我们回去吧好吗?不然您的儿子找不到您,会发慌得”莫莉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是找我,是领我,知道吗?”老人似乎有些生气了。

是的,刚才他说过他的儿子明天就会来领他的,莫莉怎么这么大意的把这个领给忽略了呢?莫莉害怕了,因为那扇用大锁锁着的铁门和后面的那扇同样也紧闭的木门,让莫莉感觉到里面有一股难以名状的阴森恐怖的气氛。

莫莉缓缓地抬起头,直觉告诉她头顶的门框上挂了一个什么东西,“太平间”三个字赫然冲击着她的眼睛。

“啊……”莫莉大叫了一声,猛的甩开了扶着老人的双手,发疯似的跑了开来,一直跑到看到前面有一堵墙,竟然到了尽头,她已经无法再跑了。

莫莉靠在那墙上喘着粗气,转头看去,在地下室的另一头,就在那三个字的门前,老人很硬朗笔挺的站着,旁边陆陆续续的出现了很多人,他们面无表情,有的头发凌乱,有的身上布满了血,有的肚皮敞开着露出体内的器官,甚至有的头皮都失去了踪影,时而还会留流下一滴滴血红的液体。

让莫莉更加恐惧的是,其中有一个人拿着自己的手指一个个的数着,一个个的放到原位,可是怎么也接不上去,掉在地上撒了一地,还有一个人失去了下半身,只有半个身体,但他却用双手撑着慢慢的挪动,他走过的地面,露出几条长长的带有血迹的指甲印…………

形形色色的人都向着她走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盯的莫莉头皮发麻。

此时莫莉的脸色惨白,额头冒着冷汗,浑身冰凉,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脑中一片空白,整个人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大声的喊叫着,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清晨,莫莉模糊的听到有鸟叫的声音,她模糊的看到那是在母亲病房外一颗玉兰树上栖息的小鸟再鸣叫,她努力的睁开了双眼,一道刺眼的阳光直射着她的眼睛。

“莉莉,你昨晚怎么了,一会儿心神恍惚,一会儿又再那叫,还咧着嘴再笑,后来我叫值班的护士给你打了镇定剂让你睡了,可你却一直那样,直到现在才醒过来,待会再带你检查一下心脏,看你累成这样子”说着母亲叹了口气。

莫莉用发软的手揉了揉双眼,然后掀开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起身缓步走到窗前,努力的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

那个扫地的清洁工来了,但她并没有进来扫地,只是站在门前看了莫莉一眼。

“我早就说了,这不是闹着玩的事”清洁工说完这句话后,然后就在莫莉惊骇的目光中像影子一般静静的飘了出去…………

作者寄语:大家觉得还行的,给个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