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频道 >> 教育动态

非遗瑰宝, “香山帮”新生代成长记

2019-12-17 来源:自集趣事网

非遗传承,传承的不仅仅是手艺,还有那一份情怀和执拗。

文 | 苏 园

13岁那年,曹文韬跟着家人到故宫游玩,庄严气派的古老建筑惊艳了少年时的他,也激起了他对古建筑的喜爱和憧憬。那时的曹文韬还不知道,紫禁城是他的家乡苏州香山工匠的一次“集体汇报演出”。“江南木工巧匠皆出香山”,1417年,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以蒯祥为首的苏州香山工匠先期北上,参与建造皇宫,蒯祥出任大明“木工首”,永乐皇帝称之为“蒯鲁班”,由此,演化出了举世闻名的“香山帮”。从砌墙盖瓦到门楼砖雕、叠山理水,千百年来,“香山帮”匠人们用双手营造了数之不尽的传世佳作。然而,随着时代变迁,“香山帮”传统营造技艺也面临着后继乏人的困境。

今年4月,苏州园林集团启动了“香山人才计划”,曹文韬、李嘉寅等不少90后大学毕业生,成为“香山帮”新生代力量,为自己的职业生涯打上了“香山帮”的标签。古建营造于这些学徒来说将是终生的事业,蕴含了几代人匠心独运的非遗瑰宝,将在他们身上得到接续和传承。

播撒希望

瓦作大师孙小青17岁开始学艺,长达38年的光阴里,传统建筑营造成了他一辈子割舍不了的热爱。年过半百,他觉得自己精力还旺盛,平时经常下工地上屋顶。然而,每次看到头发渐白的水作师傅们仍在屋面上上下下,心头也不免泛起心酸,更加意识到技艺传承的紧迫性。

“香山古建是一门高深的技艺,带一个徒弟比带一个研究生还要费功夫,除了基础理论、更多的是实践操作,至少要‘学三年帮三年’,出师难、成为大师更难,假如没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这个队伍,香山帮这个世界知名的传统工艺、民族文化就真的要失传了。”半年前,“香山人才计划”的实施,让孙小青看到了希望,香山古建公司(苏州园林集团旗下企业)的一名资料员曹文韬找到了孙小青,希望能拜在他门下学习香山帮瓦作。“香山帮”的“帮”,是一个规模可观的工艺群体、是多工种精细化的综合组成。曹文韬在“香山帮”工种里选择了“八大作”之首的“瓦作”,因为古建筑外观最直观的就是屋脊,屋脊的造型决定了建筑的气势,这些正是出自于瓦作之手,让他心驰神往。作为本科毕业生,选择当一名“瓦匠”从头学起,这在外人看来不太能理解。但曹文韬说,他从小对传统工艺感兴趣,毕业后就倾心于古建有关的工作。“不仅是苏州的园林、古建,国内外很多知名古建名胜,像美国明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易园、重庆濯水风雨廊桥,上海豫园等都是出自集团的香山帮大师之手,布达拉宫、故宫等著名古建也是由香山帮团队进行维护修缮,我特别想成为其中一员。”曹文韬前前后后拜访了孙小青四次,感受到这个小伙子的诚恳,当了解他父母也大力支持后,孙小青同意了。“毕竟是学手艺,周期比较长,回报比较慢,年轻人都不太愿意去学,有些好苗子也中途放弃了。小曹他毕业于南京林业大学,既有理论知识,又愿意静下心来学,我就要尽心地教好他。”孙小青说。今年4月18日,苏州园林集团组织“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传承人集中收徒仪式,28名年轻徒弟站成一排,向陆耀祖、薛林根、钟锦德等10位香山帮大师拜师行礼。“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的传承保护必须要引起全社会的重视,现在很多古建施工仅仅是简单的建筑施工,不是原汁原味的传统工艺,做出来的东西已经开始走样、不像了!”香山帮传统营造技艺世界级非遗传承人陆耀祖感慨道,“苏州园林集团牵头做这件事功德无量,我作为一名集团的退休员工能参与进来,感到很光荣、很有成就感。”

首页12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