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自集趣事

剥皮之嫉

2019-07-22 来源:自集趣事网

“晓丽,你怎么还不过来,就差你一个人了,快快!”

“马上就到了,我车堵在路上,你们先玩儿,不用等我哈!”唐晓丽挂掉电话,不慌不忙的从后座里拿出化妆品,对着镜子开始补妆起来。

这是一个长相平凡,但穿着蓝色皮衣的时髦女人,她的妆画了一层又一层,终于遮住了脸上那些鹊斑,她这才露出满意的笑,打开车门,走进面前这家高档酒店。

进入一个包间里,里面的人见到她立马笑着围了上来。

“吆,晓丽啊,几年不见,你这是嫁了一个有钱人吧!”其中一个矮胖的但是穿着华丽的女人笑道。

“是啊,晓丽这绝对是发达了,你看她这身上的皮草,这件衣服挺贵的吧!”

众人七嘴八舌,唐晓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脸,但是却装做不好意思样子轻笑:

“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不过就是件皮衣而已,也没多少钱。”

胖女人咧嘴一笑:“是吗?那这多少钱啊!”

“不贵不贵,也就万把块钱而已!”

“是吗?”

众人脸上都露出羡慕的神色。

唐晓丽心里的虚荣的快感使她脸上露出骄傲的笑。

“晓丽啊,多亏了这次同学聚会,我才是见识到了,你现在是混的不错啊。”几人说着到房间里坐着聊天。

看着当年那几个比她有钱的大小姐如今都对自己另眼相看,唐晓丽觉得这次总算是没有白白浪费心思。

“嗨,朋友们。”一个长相妖娆,身材苗条的女人打开门走进来,朝大家打招呼,所有人都看向她。

“哎?如姐你今天也来了。”

“是啊,咱们班好不容易才来一次同学聚会,我怎么可能不来,那可就错过跟大家见面的机会了。”女人笑的落落大方。

相比看到唐晓丽是的惊呀,这次所有人看着她的表情择是惊喜。所有的男人们看到她脸上都露出爱慕的神色,这一切让一下子被冷落的唐晓丽的脸色变得非常不好。

她似乎又想起当初上学的时候,这个林如是如何抢尽风头,而她无论怎么努力,只要这个女人一出现她就会被无视,这让自尊心较强的唐晓丽在那个时候就在心里留下的阴影,并且发誓,总有一天,一定要比她更好,代替她在班里女神的地位。

可是没想到十年以后,还是这样,她一出现,自己就会被无视,这让她很不甘心。

“吆,晓丽,你今天好漂亮啊!”林如从众人里走出来,来到她面前。

唐晓丽站起来,脸上露出牵强的笑:“哪里,要论漂亮,我怎么能跟如姐比。”

“你可谦虚了哈!”如姐嗔怒的白了她一眼,拉着她坐下来,刚刚那个胖女人和其他几个女人也都走过来坐在唐晓丽旁边。

几个女人攀谈起来,说着说着就说到皮草上面。

当然也就有人提起了唐晓丽身上的这件皮衣

“晓丽身上这件皮衣看起来也不错啊,如姐,你说是不是。”胖女人说道。

林如仿佛这才看到唐晓丽身上的皮衣,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什么异色,她笑道:“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晓丽,你这是,草鸡变凤凰,发达了啊!”

其他几个女人听到这话都忍不住偷笑起来。

唐晓丽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勉强的笑笑:“没有,就是工作找的好了点,工资高了。”

“哦!是吗?我还以为你钓到了一个有钱人!”

“哈哈哈!”几个女人都笑了起来。

唐晓丽的脸色也随之变得越来越难看。

“如姐,我记得,你丈夫有开一家皮草店,你对这方面应该也懂,跟我们说说呗,晓丽这件皮衣怎么样啊!”

林如听这话,淡淡的点点头,这才仔细打量着唐晓丽身上这件蓝色收腰的皮草大衣。

“嗯…这料子做工倒是精细,是件好衣服,不过,这材质…可不是皮衣啊,晓丽你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她的话,让唐晓丽的脸色发白。

其他女人看着她的眼神也充满了鄙夷。

聚会结束后,唐晓丽立马逃也似的离开,当她坐上车的时候,脸上的憎恶和愤怒才完全暴露出来。

她开着车回到家里,将身上那件蓝色的皮衣脱下来,用剪子狠狠的撕碎,剪烂。

“林如,你不就是嫁了个有钱人吗?你有什么了不起,啊!”唐晓丽尖叫着,将家里的东西乱砸一通。

直到电脑发出滴滴的提示声,唐晓丽走过去点开那封邮件,里面的内容,让她的脸上,出现了神经质般恐怖的笑。

她立马回到卧室,找到一本电话铺,在里面找到了林如的电话,并且拨通了:

“喂!如姐,嗯,真的,你不是懂行吗?我想让你过来看看。嗯嗯!”

一番客套,挂掉电话,唐晓丽的脸上才露出残忍的笑。

第二天的傍晚,林如如约开着车来到了她家,看到唐晓丽的家里竟然如此的临乱,眉头不由得蹙了起来。

“我说晓丽啊,我真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生活的这么辛苦,不过既然是这样你又何必非要在大家面前装成那副样子,难道就不累吗?这次你请我帮忙,我也知道你有这份心,所以…”林如的话戛然而止,因为她转过身发现唐晓丽竟然一脸贪婪的看着她,这样的表情,让她诧异的说不出话来。

唐晓丽走上前来,将林如按住。

“啊,你干什么?”林如挣扎。

唐晓丽冷笑:“别动,如果把自己弄伤了,做出来的效果可就不好了。!”

说着她拿起放在一旁的电棍,把林如电晕了。

林如醒来以后发现自己的两只手竟然被分别绑了起来,整个人成大字被吊在黑暗的地下室里,而唐晓丽正在一旁,忙着。

“晓丽?你这是做什么?”林如见这情形慌了。

“你不是嫌弃我那件蓝色的皮衣不好吗?这次我可以做出来一个你绝对会称赞的皮衣!”

唐晓丽边说着,边拿着板凳饶到了林如的身后,站了上去,手里还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

“你干什么…不要,啊!”林如的尖叫声响起。

唐晓丽露出疯狂的大笑,她挂掉林如的头发,用小刀划开她的头皮,然后用两旁早就准备好的钩锁将头皮分开分别从两边勾住,分开。这一番动作毫不犹豫,也全然不顾林如痛苦的挣扎。

她跳下板凳,将身边的一个开关一拉,林如头顶的一个大桶立马倒下来,里面的液体全部从林如头顶灌入她的体内。

“啊!”痛苦的尖叫声不断,过了一会终于停息了。

她的皮被完整的剥了下来。

唐晓丽将那块皮寄给那个给她发邮件的人,一个星期后,她收到了一件华丽漂亮皮衣

下一篇:薛家守陵人

快跑,鬼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