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自集趣事

清史档案揭清史中的荒唐正德皇帝

2019-07-12 来源:自集趣事网

清史档案揭清史中的荒唐正德皇帝

在明朝历史上,明武宗朱厚照无疑是一位最荒政纵乐的皇帝。清康熙年间参与纂修《明史》的毛奇龄,采撷《明武宗实录》中所载武宗遗事撰写了《明武宗外纪》一书,记录了明武宗败德失政的事例。其中有记录“豹房”一事,揭露了明武宗为政昏庸,荒淫鲜耻的面目。

文中记载:明正德六年,有人向明武宗推荐说,锦衣卫都督同知于永擅长“阴道秘术”。于是,明武宗就将于永召进“豹房”,跟他谈话,武宗十分高兴。于永是色目人(所谓“色目人”,是元代出现的对中亚、西亚乃欧洲诸多种族的统称),他对明武宗说,回族女子气质圆润,光亮夺目,大大胜过中原地区的女子。当时都督吕佐也是色目人,于永便假造圣旨,索取吕佐家里善于跳西域舞的十二位回族女子,进献给明武宗,白天黑夜不断地为明武宗唱歌跳舞。于永还认为这不够,还将一些色目人官员家中能歌善舞的女子搜罗进“豹房”,借口教习乐舞,选择其中漂亮的妇人留在宫内,不让出宫,“歌舞达昼夜”。

《明武宗外纪》中提及的“豹房”,是历史上臭名昭着的“皇家淫窝”。所谓“豹房”并非武宗创建,元朝时期已有此风气,它是贵族豢养虎豹等猛兽以供玩乐的地方。另有虎房、象房、鹰房等处,房又称为坊,如羊坊、象坊、虎坊等,北京至今尚存此类地名。有学者考证武宗兴建的豹房原址在皇城的西苑太液池西南岸,临近西华门的地方,即今天的北海公园西面。(今中海、南海、北海三海,明代统称为太液池)明武宗豹房,始修于正德二年,至正德七年123下一页

清史档案揭清史中的荒唐正德皇帝

关于明武宗营建的豹房,其他历史文献也有所记载。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记载:“嘉靖十年兵部覆勇士张升奏,西苑豹房畜土豹一只,至役勇士二百四十名,岁廪二千八百石,占地十顷,岁租七百金。”明朱国桢《涌幢小品》记载:“西华门狗五十三只,御马监狗二百一十二只,日123下一页

清史档案揭清史中的荒唐正德皇帝

《明武宗外纪》又记载了一则明武宗与“刘娘娘”的轶闻。正德十三年,武宗驻在偏头关,在太原大肆搜索女乐人。偶然,在众多乐妓中远远看见一位美丽而且善于长歌的女子。武宗把她召来,询问她的籍贯。她原本是乐户刘良的女儿,晋府奏乐工杨腾的妻子。武宗赐她一起饮酒,试验她的艺技,很是高兴。后来武宗从榆林回来时,再次召见杨腾妻子,将她带走了。从此以后她跟随武宗外出,受到的宠幸超过诸侍女,号称美人,饮食和日常起居都与武宗在一起。左右侍臣凡有触犯武宗发怒时,就暗地求她,只要她笑一下,就不会受到处罚。于是,江彬等亲近侍臣,都叫她“刘娘娘”。

另据明史记载,豹房和大内已经妖丽如云,武宗却不满足。他听人说回回女子白皙润泽,就命令回回籍达官贵人,将家中年轻妇女轮流送豹房承应。延绥总兵官马昂因奸贪骄横已被罢官,他将善于歌舞已出嫁的妹妹夺回献给武宗,武宗大为高兴,就立即升他为右都督,他的两个弟弟也都受到赏赐。后来,武宗又要召马昂的爱妾入豹房承应,马昂也照办,于是他的两个弟弟一个被提升为都指挥,另一个被提升为仪真守备。《明武宗外纪》还记载,武宗南征回来时,遇到湖广参议林文缵,上了他的船,又夺走了林文缵的一个小妾。

《明武宗外纪》中揭露了明武宗荒淫无耻给百姓带来的祸害:“凡车驾所至,近侍先掠良家女已充幸御,至数十车,在道日有死者,左右不敢闻,且令有司饩癝之,别具女衣首饰为赏赉费。远近骚动,所经多逃亡,上不知也。”你看,凡是武宗车驾所到之处,他的亲近侍臣首先掠取良家女子供武宗玩弄,并且命令官员赠送钱粮,另外购置女人衣服、首饰作为赏赐用。以至于远近地方为此发动骚动,在武宗所经之地,百姓纷纷逃亡避难。而这些情况,武宗竟然全不知之!

自古以来,历史是胜利者的历史,抹黑前朝之事,自古是史学家的最爱,明武宗是否如此我们已经无法得知了,姑且一笑置之,增加饭后谈资吧!

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