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自集趣事

保姆打人

2019-07-12 来源:自集趣事网 浏览:

朱姐是一个保姆,主要是帮人家带小孩子。但是朱姐不是一个有耐心和爱心的人,她最会的就是演戏。在雇主面前,朱姐总是装得非常的和蔼,非常的有耐心,非常的尽职,让他的雇主觉得她非常的专业,对她也比较的放心。

但是当孩子的父母走了以后,朱姐就是另一个样子。今天是要给小孩子洗澡的时候,朱姐随便的弄了一盆水,她还是试好了水温,她不能在孩子身上留下任何痕迹,这样孩子的爸爸妈妈会看见的。

朱姐直接将孩子放在水里面。混乱的弄了两天。哪知道孩子一下水,就开始不停的哭泣,哭的非常的大声,朱姐最讨厌孩子哭了。孩子一哭,朱姐就会变得非常的火爆,她一巴掌扇在孩子的脸上,孩子还不懂事的,被打痛了,就更加大声的哭起来。朱姐开始拍着小孩的头,着是多年以来的经验,这样做可以让孩子身上找不到被打过的痕迹。但是也可以达到打小孩的效果。

朱姐经常嘲笑自己,这样损阴德的办法也只有自己才能想出来了。小孩子被打了,哭得更厉害了,朱姐就直接将孩子放在水里,任由孩子哭泣,都不管孩子。

很久以后,水都凉了,朱姐才想起孩子还在浴盆里面。朱姐将孩子抱起来,孩子已经冻得说不出话来。朱姐慌了,要是弄出人命来,自己就死定了。

还好,她将孩子裹在毯子里面以后,孩子的脸色由青白色转变成了红润的颜色。朱姐这才稍微放松下来。孩子能够微微的发出声音了。朱姐将孩子放在床上,开始做其他的事情。孩子终于活泼起来了。

孩子的爸爸妈妈回家以后,发现孩子有一点点怪怪,以为孩子是不舒服并没有在意。

朱姐今天还是被吓到了,自己平时只是打打小孩,并不会闹出很大的麻烦,今天真的是太惊险了。她走在路上,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窸窸窣窣,朱姐忽然听见一阵响声,像是有人在草丛里面。

朱姐仔细的看着,没有发现里面有什么东西,朱姐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于是继续往前走。这时候那个声音又想起来,还是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定是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在草丛里面会是什么东西呢。是小猫小狗吗,不会的这样的动物自己一眼就能看见。难道是蛇吗,朱姐非常怕蛇,很少不害怕蛇的女人。

朱姐加快了脚步,害怕那个东西追上自己。但是不管自己走得多快,那个东西好像都能找到自己似得。朱姐的心里隐隐的感觉到一丝的不安。

朱姐急急忙忙的跑回了家里,现在她算是放心了,在自己的家里,是最安全的。朱姐的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一年前,朱姐的老公和儿子在一场车祸中丧生了,现在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朱姐觉得自己的家里有一些冷清,这和时候,朱姐的卧室里面穿来一声婴儿的哭泣声,很大,很尖锐的一声叫声。这样的叫声只会是在婴儿被人打了以后发出的声音。这样的哭声,朱姐听过很多次了。

朱姐感到很奇怪,自己的房间里面怎么会有小孩子的哭声呢!难道是隔壁传来的,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朱姐颤颤悠悠的来到卧室。她惊恐的看见,一个红彤彤的东西在躺在自己的床上。这个东西应该是小婴儿吧,朱姐也不敢确定,因为这个东西长得实在是非常的诡异。

两个一大一小的脑袋,正张大嘴呜哇呜哇的哭着,三只胳膊和三条腿插在圆滚滚的肚子上。

朱姐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诡异的一面,吓得跌坐在地上。那个怪物的样子虽然非常的恐怖,但是速度却非常的快。他三两下爬到朱姐面前,瞪着一只血红的眼睛呆呆的看着朱姐。朱姐吓得尖利的嚎叫起来,她颤抖着,想要爬起来,但是她发现自己的腿非常的软。根本就爬不起来。

那怪物居然爬到了朱姐的身上,三只手死死的抓住朱姐的衣服,朱姐吓得要死,拼命的想要拨开那几只手。但是那几只手的力量非常的大,朱姐怎么也挣脱不了。

那怪物顺着朱姐的身体往上爬,爬到朱姐的肩膀上坐着,怪物路出一脸诡异的笑容,那笑容在朱姐看来比哭还要难看,还要恐怖万分。怪物愣愣的瞪着朱姐,朱姐此刻已经感觉到身体下面湿漉漉的,一阵难闻的气息飘散在房间里面。

怪物似乎也闻到了,对这样臭烘烘的味道很敏感。两个婴儿头大哭起来。显然是非常讨厌这样的味道。朱姐没想到自己会给这个怪物吓得失禁,她感觉自己一点脸面都没有了。她终于鼓起勇气站起来,跑到卫生间里面洗干净,换上了干净的裤子。

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朱姐还以为是那个怪物已经走了。打开门的一瞬间,吓傻了,那个怪物一直在外面等着她。血红的眼睛一直看着她。朱姐有种想哭的冲动,她浑身软绵绵的坐在地上。

怪物似乎非常的开心,爬到朱姐的肩膀上。怪物举起钩子一样的手,一下子扇在朱姐的脸上,朱姐疼得大叫一声,眼泪都流出来了。怪物哈哈大笑起来。另一只手则是想朱姐一样一下一下的拍在朱姐的脑袋上。朱姐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这个脑袋晕晕沉沉,像是栽倒在地上一样。

“求你,不要再敲了,我的脑袋都要爆炸了!”朱姐终于哭着喊出来了。那怪物说道:“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们的啊,我们也要让你尝尝被敲打的滋味。”朱姐惊恐的看着这个怪物,她哭着说:“我从来没有打死过孩子啊,你们不要缠着我了!”

怪物笑道:“呵呵,我们是被那些医生,被我们的妈妈,那些打我们的保姆害死的孩子的怨气聚集而成的。我们要惩罚那些虐待孩子的人,哈哈,你没有害死孩子,我们就直接只毁你容吧,让你以后都没有脸见人,哈哈!”

朱姐惊恐的叫道:“不要,你们放过我吧,不要啊!”怪物向着,伸出钩子一样的手,在朱姐的脸上使劲的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