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自集趣事

香鬼

2019-07-12 来源:自集趣事网

我叫阿一,是一个农村孩子 ,今年十八岁。我所在的村子,叫乱葬村,名字恐怖,奇怪吧。你别不相信,但是却是真正的,乱葬村在一大片古森林的旁边。

那怕到了现代,我们这山里村子也非常落后,虽然也有电可以用,网可以上。不过还是非常差劲的,经常断电断网。

记得有一次,我晚上六点的时间候,正在吃饭呢,我三叔就走过来,道:“阿一你帮帮忙,三叔忙不过来啊,杂货铺里,没有香了。得马上进货啊,明天可是中秋节呢。家家户户都要用,不能少。你三叔我的脚有病,不能行远路,山路又不好,没有车子能够进来送货,你三婶昨天又突然脚风湿病发作了,不能帮忙。哎,所以这事情就得麻烦你了。”

我一听,马上就叫道:“三叔不要啊,我,我现在也脚痛啊。不方便走路,过几天再说吧。”

因为我非常害怕啊,要知道我们村子的周围,都是古代留下来的坟墓呢,多得数不清,晚上走路,就是再大胆的人,也禁不住心惊肉跳起来。

“不要个毛啊,你怕就不要多想啊,你只管走路就是了,谁叫你随便看周围的坟墓,生怕人家突然跳出来似的。”我三叔翻白眼道。

“可是我会禁不住看向周围啊,不想去,吓死了昨办?”我拒绝道。

“你坚持不看就是了 马上出发,天黑了不好走路,现在天还没有黑呢。”三叔突然强硬道。

这话听得我马上叫起来:“不,不,我绝对不去 。”

听说晚上走路,经常会遇到鬼,村里的中年人都要是没有急事情,天黑了,绝对不会出村。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我是特别的胆小,受不得吓,绝对不能去,否则屁滚尿流了,回到村子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话题。

哪知道,我三叔听了,非常恼火,看着我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二话不说,往旁边拿起扫别就狂打我屁股。我一个措不及防下,居然中招了。被打了十下三叔才停下来喝道:“你去不去?”

我是委屈死了,三叔是我亲叔不能还手,还不能跑人,否则我老爸知道了 一定会打死我,说叔都敢打,大逆不道,打烂你过小王八蛋。摸着屁股上,只好道:“明天去,行了吧?”

“现在。”三叔忽然微微一笑起来,知道我服软了。

“不,现在我害怕啊,明天啊,明天天亮我就出村,还来得及的。”我说。

“现在你得去,明天也得去一次,否则不够用啊,要是没货,你那些叔伯公会放过我?每次靠近过去就得被揪着耳朵骂道,你个臭小子,枉咱们在你小时候,青年时候对你那么好,连尿裤都帮忙洗过 ,大了,本事了,就不知道对叔伯们好点,过节连点给鬼的东西都没有……”三叔揉着额头,一副害怕的样子。

我是跟着三叔吃的,因为我爸妈出村外面打工去了,不放心我自己一个人吃,就托三叔照顾我,他叫我做事情还真的没有法子拒绝。

我拿了手电筒就出发了,去时一路上倒是心惊肉跳,小心翼翼,哪知道我的紧张白白浪费了,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倒是让我松了一口气。到了镇上,我三叔经常进货的地方,扛了一箱香就往回走了,本来吧,我以为会没有事情发生了,想不到啊,突然间有个人从前面向我冲了过来,边叫道:“啊啊,有食物了,我不会饿死了,不会饿死了。”

我手电筒一扫向那个人,顿时就心惊肉跳起来,妈的,这哪里是人?手断了一只,腿也断了天一条,脸上还是鲜血,遇到石头都不用闪避,一冲而过。

我也不是傻瓜,知道不好了,遇到鬼了,忙往头就跑,可是吧,我速度虽然快,可是那鬼速度也不慢,在后面喝道:“臭小子再跑,我等会要你生不如死。”

“死你妈,小爷绝对白头到老。”我禁不住反驳道。

“什么,你,你刚才说什么了,我从来没有被人这么骂过。”鬼怒道。

“啊丕,耳咙鬼,听话都不清楚,要是我干脆跪地做乞丐好多了,至少不用和人说话,听话费劲啊。”我故意羞辱道。

“你,你可恶,谁的儿子,这么,这么没有教养。”鬼气得身体啰嗦。

“白痴,我自然是我爸的儿子了,你个傻子,别和我说话,简直就是掉我的身份。”我忍不住道。

“什么,你,你个小王八蛋,屡屡羞辱我张老二,今天我要喝你的血,拆你的骨头。”鬼突然的怒吼起来,居然一下子就到了我的前面,一伸手,就将我脖子抓住提起来了。

“不,不要。”我剧烈的咳嗽起来,快要喘不过气了,难受得要命,现在我后悔死了,早知道刚才就不那么贱格了。现在小命在人家掌握中,人家那有可能不取呢。

“不要你妈,给我上路吧。”鬼眼睛里发出仇恨意味,手用力的收缩。

眼看着就要死人了,我忙艰难道:“等等我给你满意的东西,能不能放过我?”

“啊?呃,呃,”鬼想了想,貌似有点心动了,道:“行,你说。”

“给你鬼币怎样啊?”我说。

“你有吗?没有我弄死你个小王八蛋。”鬼不爽快的说。

我汗啊,的确自己身上没有鬼帀啊,想了想,忍不住道:“不知道给你香昨样啊?”

“倒是可以吃,填肚子,这次没有,你可以死了。”鬼冷道。

“有的,你刚才没有看到我扛着的箱吗?那就是香。”我连道。

“啊哈哈,谢谢你了,我不用饿着肚子了。”鬼突然间放了我,还给我正了正我的衣服,又拍拍我的左肩,才一下就来到箱边,开箱后,见到一箱香,欣喜若狂,狂吃起来。

很快的,我的一箱香就没了,鬼最后拿着一包香,貌似在吃火腿肠一样,咬了口,道:“哇,味道真好,小哥,我走了,拜拜。”说完摆摆手就不见了。

我看着鬼走了,松了口气,能活命就好,想不到啊,好在是买香,不然是死翘翘了,马上回头又买了箱才回村,第二次倒是没有遇到鬼了。

从此我晚上都不敢走夜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