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自集趣事

花祭2

2019-07-12 来源:自集趣事网

“你没杀过人?”隐刺熟悉地擦拭着鲜红的刀刃,头微转,冷冷地看了一眼身后的短发少年“那你要变得适应,以后这种事会很多。”

少年沉默地看着隐刺身后躺着的尸体,是被高处飞下的利刃封喉。身型颀长,膏发娥眉,可惜脸色太过苍白,可能是失血过多的缘故,如果不死,应该是极美的男子。凉风从山谷顶端灌注而下,在凹陷的大地上徘徊震荡,飒飒发响,染上了一股子血腥味。

“还好,十二经脉未毁,”隐刺收了刀,俯身察看,系上锁魂链,“长的不错,还是逃不过御尸的命。”

“对,和你差不多。”

匕首从背部刺入,隐刺似乎还没有回过神,便半跪在了地上,紧随而来的是短发少年冷到极点的话语“你很幸运,我杀的第一个人。”

“为,,什么”

“沉默是为了不说话”短发少年拔出了匕首。

远处,惊鸟跃林,阴云紧密,今晚的苏姑城,或有风雨。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雨后的苏姑向来闲适,只是在紧锣密鼓的苏家,这份闲适变得明显不合时宜。

苏老爷子坐在梨木太师椅上,神色肃然,庭院里绿竹映门,寂寂无声。许久,也只有两字低沉而出,“去找”。

丫头下人们把脸贴在地上,貌似并没有听到苏老爷子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那两个字,只是跪而不语,颤颤发抖。直到苏老爷子怒拍扶桌,“去啊,找!”才慌慌张张退步而下。

苏老爷子花白的发徐微微抖动,不安感蹂躏心房,杯子里茶水余震未灭。

阡陌纵横,红绿掩映,古道长亭,溪流竹房,此处,百花阁。

“苏姑雨晴,天气不错,出去走走吧”苏家二少披了白袍,望向正在抚琴幽兰。

“外面湿气太重,”琴声未停,和着风轻花语,绿阶青帘。

“雨过春回,正是百花萌发的大好时机,你素来爱花,不去看看?”

琴声顿了一下,停了。

“那,依公子。”

远山连近水,湖波抚舟轻。

苏家二少摇动着船桨,微风吹来,幽兰伸手戏水,长发飘飘。两岸草地已经开始褪去枯黄,焕发绿意,一如轮回,永无止息。草木始绿,偶尔夹杂着零星的三两野花,却也引的幽兰看的出神。

“此去顺流,公子不必用力”

“哦,只是不知,此流何去?”苏家二少这一个哦字拉的很长,阳刚般柔软。

舟上白衣少女俯手水下,纤纤玉指感受着水流的波动,像是要把鱼儿也引上来。乌发垂碧波,苏家二少眼中,分明是盛夏的花柳,静静低垂在满是秘密的静谧湖水之中,细听,还会有知了的聒噪。然而,很少有人去思考深邃的溪水之下究竟会隐藏着些什么,或许,是死亡。但是,死亡不也是一种难得可贵的重生吗?

很长一段时间,苏家二少就这么默默看着幽兰,一种他自己也搞不明白的情绪不可阻挡地从眼神中宣泄而下,随着这碧波,一去难回。

蓦地,幽兰忽答了一句“此流为奈河支流,顺此而下,汇于奈河,再走,便要出了苏姑”

吞日谷,噬牙殿内。

黑暗极不情愿地被一排立在地上的火把驱赶出一条并不光亮的道路,短发少年笼肩而立,身后的尸体被两把悬魂钩分别从腋下高悬而上,全身赤裸,被纹画上样式诡异的朱红符文,一盏莲花灯置于正下方,尸体上有液体滴下,落于灯芯,窜出黑烟,遁于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