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自集趣事

夜谈鬼话之噬子巨蛇

2019-07-12 来源:自集趣事网

听完黄坤讲的“关公显灵”后,就该轮到二号床的张臣讲鬼故事了。这个小胖子一反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姿态,反而显得有些落寞跟恐惧。在我们的一再催促下,他缓缓的抬起了头,说道:“接下来我也给你们讲个真事吧。先说好,吓哭了可别怪我。”

“我爷爷有三个孩子,我爸排老二,也就是说我还有一个大爷一个三叔。接下来的这件事,就是发生在我三叔身上的。

我还没出生的时候,我爷爷就已经死了,紧接着我三叔就非得要求分家,说是自己年纪不小了却还没个婆娘,村里其他人都笑话他。正好我大爷跟我爸也有分家的意思,于是就开始分家了。但是我三叔这人却提了个要求:把老房子留给他,好讨婆娘。

那时候穷啊,分家的时候为了双筷子都能吵三天三夜,何况是一栋房子?这话一说出来我大爷跟我爸就不干了,三个人还打了好几次架。每次都打的头破血流,到后来吃饭都不一块进屋。这话现在说起来可能好笑,可当时,确实就是这个样。

三个人大概吵了得有小半年,这期间又是找村里的老头评定,又是找家里的亲戚说理,把好好的一个家弄的是鸡犬不宁。到了后来我爸实在是不忍让别人看笑话了,就不顾我妈的反对,说这房子他不要了,他自己去城里找出路,反正到哪里都饿不死人!后来他就真去了城里,也成了我们村第一个在城里买楼的人。因为这事,小时候我妈经常背着我爸跟我说我三叔的坏话,过年回家只去我大爷家,不去看我三叔。

我大爷性子比较软,是个典型的老好人,他一开始争也是因为我大娘在一旁不忿,但后来架打的多了,也就慢慢绝了非得要房子的心思,自己找人去村头盖了间屋,不再与我三叔置气了。就这样,老房子留给了我三叔。

要说我三叔,年轻的时候也却是混蛋,村里人都不算喜欢他。老房子到手以后,我三叔想要翻修一下,结果村里一个人也不乐意去。他当时手里也没多少钱,无奈之下就只好从邻村找了几个人。那时候的屋子都是土胚屋,再加上年岁久了,几个人用点力,一推就倒。

就在他们推倒一扇墙后,从里面钻出了好几条蛇。蛇这东西能乱杀吗?这可是有灵的东西!可我三叔却偏偏不信忌讳,拿着锄头砸死了好几条,要不是周围的老人拦着他,那些蛇一条也活不了!四五条蛇,到最后就只跑了一条大的。

翻修完房子以后,我三叔立马就娶了个媳妇,也就是我三婶。根我三叔不同,我三婶是个特好的人,长得不错,心底也很善良,而且特别会办事。要不是我三婶,恐怕我三叔一辈子都进不了我家大门。三婶对我也特别好,我小时候爱吃汤圆,每次我说我要回家后,到了家,桌子上稳稳的就有一碗刚下出来的汤圆。我三叔也在她的影响下,收敛了很多。可惜他俩结婚后不知道为什么,孩子总是容易夭折。

从我有记忆以来,我三婶怀过三次孕,前两次都是到七八月份的时候,因为一点小意外小产。第三次我三叔直接让我三婶躺在床上,自己全天候的伺候她,这次孩子的确生下来了,可是没几个钟头,又去了。我三婶哭的晕过去了好几次,我也是那次在医院里第一次看到了我三叔流泪。”

说到这张臣抹了一把眼泪,有些无奈“村里也有些老人一开始就说我三叔年轻时造了太多孽,肯定是冲撞了哪路神仙,说的多了,我三叔也就慢慢信了。他是彻底的变了,跟换了个人似的,变得老实木讷了开来。经历了这几次事后,我三婶精神状态也很不稳定,身子也慢慢瘦了下去。这时候我爸看着很不忍心,就提议带着他们一起去趟西藏,看看风景,想让他们心里好受一点。

在我们进川藏路的时候,我们遇上了个老喇嘛。那时候去布达拉宫朝圣的人很多,特别是那种喇嘛,他们是一步一叩首。但是我们见得那个喇嘛当时却躺在地上,不知道是死是活。

看到那个老喇嘛后,我三叔赶忙让我爸停车,把那个老喇嘛扶住,然后一看还有呼吸,拿着水来灌了好几口,后来那个就慢慢醒过来了。这么一问,才知道他今年75了,想趁着自己还走得动的时候,再去朝圣一遍。

我三叔很可怜那个老喇嘛,便邀请他上车载她一程,可是那个老喇嘛却不同意,说他还能走得动,坐车去的话心就不诚了。无奈之下我三叔就从车上又拿给了他几瓶矿泉水和几袋压缩饼干。临走之际,那个老喇嘛忽然问道:“施主,你是不是还没有孩子?”

我三叔愣了下,点了点头。那喇嘛接着说道:“你回家之后,拿一只黄尾公鸡放在大厅里,然后一家人都退出屋去,在门外等着。记住,如果出来什么东西的话,别害怕,更不要伤害它。”老喇嘛说完这段没头没脑的话后,就慢慢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回到家后,我三叔果真按照老喇嘛说的那样买了一只黄尾大公鸡把它放在了大厅里,然后叫着我爸跟我大爷在门外看着。半夜十二点的时候,那公鸡像是感到了什么,使劲的扑棱着翅膀,还大声打着鸣,然后,我爸就看见了一条大黑蛇,慢慢的从梁上爬了下来.....

那条蛇在吃完公鸡后,没有再爬回梁上去,反而径直的往门外爬来,我三叔他们也不敢拦,那蛇也不管他们,出了大门后就爬向了旁边的树林。听我爸说,那是他生平见到的最大的一条蛇,足足有两米长,跟他小腿一般粗细...

然后,我三婶就又怀上了,谢天谢地的是,这次是一个健健康康的大胖小子,我这里还有他的照片呢!”

看着张臣手机上那个笑的没心没肺的小家伙,我不由得在心底暗暗称奇:这世上,果真有因果报应一说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