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自集趣事

寒衣节之我身边的鬼很萌

2019-07-12 来源:自集趣事网

今天是寒衣节,然而并没有假期什么的,工作学习还是照样继续,甚至都没有几个人记起这个祭祖的节日。不过这也很正常,生活节奏越来越快,这些传统节日或许也该摒弃了。

我叫李延锋,是一个学生,我的家庭也很普通,家里做点小生意,没有什么大富大贵,祖上也没有什么显赫的达官贵人。不过总体来说,也算是衣食无忧,不需要为了生活而发愁。可以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吧。

因为家庭还可以,所以我就没和别人一起挤在宿舍了,我在校外租了一间公寓,是一楼,不过条件也说不说多好,就一厅的那种,带个厨房和卫生间,如果不计算厨房也就二十多平米,而且说是三间屋,其实厨房和卧室也就是一个隔断分开,可以说是一个直筒屋子,就像是一个走廊里放了点家具,厨房也是小得可怜,只能放个灶台,放个餐桌。

作为一个学生,我本来是根本不晓得寒衣节是个啥,这种节日在我的印象里都是老年人才过的。但是我有个损友,姓金,叫什么名字我就不说了,我们俩关系倒是不错,他比我大两三岁,为人也还过得去,就是熟了以后老是喜欢调侃我,有事没事就喜欢把我写成鬼故事的主角,让我受尽折磨最后嗝屁。

不知道现在流行龙傲天套路文吗,受尽折磨,然后后期突然开挂,上秒天下秒地,中间还要秒空气,像这种受完折磨就主角就掉线了的文章,谁会看啊,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他。

不过有一句话还是很中听的,他说像我这种长得帅,家庭不错的人,根本就是天生的男主角,不写成小说谁都看不过去。好吧,说实话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这么想,不过如果我是男主角,为啥每次都没有主角光环,稀里糊涂就挂了?

扯远了,前几天他突然跟我说,寒衣节要到了,出来闲逛的鬼肯定很多,叫我注意安全,因为我的主角体质容易吸引鬼魂上身。对他这种神神叨叨的说话,我向来是嗤之以鼻,大家都知道,虽然所有人都听说过鬼这个存在,但是有谁真的见过?文艺点来说,这种说法似乎也适用于爱情,我似乎也从没有见过爱情。

看来没错了,虽然今天寒衣节,但是上了一天课我也没看出和平时有什么不同,放学回家的路上,倒是看到好多小孩跑去玩角色扮演了,真巧,突然想起今天还是万圣夜,俩鬼节还凑一起了。我那损友说的我今天要召鬼是说今天有“小鬼”来找我要糖吃吧,那倒也是挺有趣的,起码不至于一个人那么孤独了。

我特意在回去的路上买了几斤糖,万一有小娃娃来我家捣蛋,不能没吃的发对吧。

走到家门口,正要开门,这时,叮铃铃…我的手机响了,好吧,我把手中的糖放在门口,掏出手机,来电显示是金攀,好吧,损友,我还是把你的名字公布了,“喂,狗攀,你找我啥事?”我接通电话大喇喇地说。

“狗受,能耐了?喊攀爷!”这个称呼我又得吐槽了,他天天说我长得白白净净的,绝对是受属性,还是小受,或者弱受,又因为我是狗年出生,这货索性直接喊我够受。

“你找我啥事,不说我挂了!”我扯开嗓子大声说,对狗攀这种喜欢扯犊子的,越扯他越来劲。

“没啥事,老夫我就是昨天夜观天象,你印堂发黑,今天肯定撞鬼,都不带跑的。”他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你说得是不给糖就捣蛋的小鬼吧!”我应道。

“嗯,你还挺了解,据老夫所知,鬼在地府没好吃的,确实喜欢吃糖,不过你最好在搁家里准备个电磁炉,把糖加热下,鬼不能吃东西,只能闻,你得把糖…”

我直接挂断了电话,这货太能扯了。不多时电话又响了,还是他,我直接调了静音。

我掏出钥匙打开门,把糖拿进屋,顺手把门锁了。想了想,我又把锁打开了,说实话自己住真的很寂寞,我倒是挺希望有小鬼们来找我要糖,热热闹闹的挺开心。

这之后,我就默默地等了大约三个小时,就这样傻傻地盯着门干瞪眼,好失望,没有一个人敲门啊,我顿时有种望眼欲穿的感觉啊,说好了爱吃糖的小鬼们呢?狗攀你个骗子,没有节日狂欢,没有爱吃糖的小孩儿,就一堆糖,我恨恨地抓了一大把糖丢进嘴里,恶狠狠地嚼起来,明天见了狗攀去揍他,丫的欺骗我感情。

我锁上了门,把钥匙随意地丢在一边,躺在了床上。

我仰面躺着,看着天花板,什么叫孤独,上学,放学,在学校,在家,都是独自一个人,哪怕节日也没人想起,这就是孤独吧,我默默想着,手机被我丢在床头,静静地躺着。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我的发呆,我坐起身看向餐桌上方的挂钟,还差几分钟到十一点。这个时间了还有人来敲门?“谁啊?”我边起身穿衣服边冲着门口喊到。

“不给糖就捣蛋。”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脆生生的,不是小孩子就是小女生的声音。我不禁有点好奇,这个点了还不回家,还在外面要糖,真有意思。

我穿好衣服走到门前,打开门上的小窗户对着外面看,是个小姑娘,年龄估计十七八岁,并没有什么角色扮演,就笑眯眯地站在门前,手背在身后。

我打开门,拿出一把糖递给她,她也没接糖,就笑嘻嘻地问我“我能进去坐坐吗?”

我一听,赶紧挡在门口,“屋里就我自己,不太方便,你还是快回去吧。”

那个小姑娘嘟起嘴,好像有点气呼呼地说“我就专门来找你的,你居然不让我进,不让进也得进。”

她并没有理会我,直接穿过我的身体进入了屋里,没错,就是穿,仿佛是一个立体影像一般,就从我身上穿了过去。我当时就愣住了,待我回过神,转头冲屋里看时,她已经坐在了餐桌的椅子上,上身趴在餐桌上,盯着桌子上的糖果,静静地看着。

“你,你是谁?不对,你到底是什么?”我靠在门前,随时准备跑出去,这货该不会是鬼吧?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我是鬼啊!”

只是想想倒是没什么,可是当我确认了自己的猜测,我瞬间就开始双腿打哆嗦,虽然门就在身边,可是别说跑了,我是站都站不稳了,脚下一软,我扑通一声跌坐在门前。

那个鬼见状,桌子边飘起来,平移到我面前,真的是平移,我都没看到她腿动。

“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怕?”她居高临下地冲我说,“鬼怎么了,你死了一样得变成鬼。”

“你真是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