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自集趣事

生死未卜

2019-06-14 来源:自集趣事网

“既然殿下不想见我,那我不进去就是!这是我亲手做的点心,想来殿下是无心消受,不如送给小哥你尝尝!”

蓝敏歆说时示意侍女将点心交给侍卫。

那侍卫提着点心篮,望着蓝敏歆渐渐远去,摸摸脑门,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过份了些。

转念,眸头却落在点心盒上,瞧着精巧的点心,顿时口水大作。

让他没想到的是,手刚伸进,就被横空出现的一只素手挥开。

“殿下……您什么时候出来的?”侍卫抬头见是尤寅,大为一愣。

回头再瞧瞧手里的篮子早易了主。

尤寅望着篮里的点心,嘴角弯了弯:“没多久!这点心看似不错!刚好,本殿下饿了!”

说时提着篮子步入殿中。

蓝敏歆的手艺不错,这些点心不甜不腻,倒是很合尤寅的口味。

尤寅拾了块红豆酥放入嘴中,一边嚼,一边想。

难得她惦记着我!

我是不是不该与她太计较了!

尤寅反复在心里琢磨。

倏然间,想到,明日便是开战之日,担心蓝敏歆会亲自上阵,忙拾了袍服,策马出宫。

新月如钩,静静地悬挂在天穹。

一座八角凉亭掩在月光下,八柱重檐,绿色的琉璃瓦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青衣罗裙的女子,静坐于凉亭中。

凉亭的石桌上摆着个小炉,炉上搁着个红泥茶壶。壶里此时正滋滋冒着热气,女子见之,执起衣袖,抬起皓腕,拎起茶壶,往身前的杯中倒起茶。

幽幽茶香顺着杯口逸出,继而飘出凉亭。

“上好的银山竹叶!”尤寅嗅着茶香步来。

蓝敏歆听闻,搁下茶杯,“这么晚了,怎还过来!”

刚出口,觉自己失礼,忙想到,他已连续躲了她几日,不由改口道:“殿下不是不想见到我么!”

尤寅轻笑,大步冲凉亭处来,袍服一拂,坐在她对面。

“你的点心很合我口味!”尤寅笑起。

“你都知道了!”蓝敏歆假作生气,执手给他倒了杯银山竹叶递给他。

尤寅瞥了眼茶杯,手未接,开口道:“若没记错,这银山竹叶可是中原皇帝的御用之茶!”

蓝敏歆持杯的手一颤,差点将茶水打翻。

尤寅见她面色苍白,却在强自镇定。

只听她生气说:“不过是杯茶水,什么御用不御用的!你爱喝不喝!”

尤寅嗤笑,幽幽接过茶杯,细细尝了口后轻叹:“这个,味道确实一般了些!比之我在中原喝的,差的远了!”

蓝敏歆脸色又苍白上几分。

尤寅言语里的意思,她是清楚的,想来岑慕颇已用银山竹叶招待过他。

此时这么说,多半是说给她听的。

她不知与岑慕颇的恩怨,他到底知道了多少?

几日不见,他到底是怎么了?

蓝敏歆摸不透尤寅的想法。

伸手夺过他手里的茶杯,“不爱喝就别免强!我让人给你泡壶碧螺春!”

说时就要起身,尤寅冷不防将她一只手腕攥住,继而将她往怀里一带。

四目对望,万千思绪在眸底作涌。

蓝敏歆心窜到了嗓子眼。

不知为何,她现在极不喜欢与人这般亲近,这种感觉好像是岑慕颇带给她的后遗症。

“殿下!”

蓝敏歆轻启朱唇,宣告她此时的不自在。

“嘘!”

尤寅用食指按住她的唇瓣,反复摩挲着。

如此戏谑动作,他以前常做,却显少对蓝敏歆做过,只因他觉得她与他之前的那些女人是不同的,他对她是出自真心,或许刚开始时连他自己都未察觉。

蓝敏歆觉得他今日情绪不对,隐约感觉他在生气,更多的是在吃醋。

他在吃岑慕颇的醋!

蓝敏歆想明白后,大为一惊。

她没有推开尤寅,任由他将脖子抵在她肩头。

“玥儿!此回不论成功与否,你都不要太在意!一切有我呢,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照顾你!”

他贴着她的耳畔,柔柔暖暖的语气,简直可以用耳鬓厮磨来形容。酥软温热的,让蓝敏歆一颗冰冷的心,有了丝丝回暖。

她几乎快要点头答应他,只是一想到大仇未报,实在很难做出决定。

“殿下……”蓝敏歆欲言又止,却被尤寅打断。

“不,我喜欢听你唤我阿寅!”尤寅纠正她。

蓝敏歆闻声嫣然笑起。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见一道紫光掠过天际,忙变了神情,全复心思皆在那紫光上。

待紫光消失,她才回神,一把推开尤寅,道“我忽觉肚子不舒服,你且在此坐着,我去去就回!”

尤寅望着紫光消失的地方,眸底起了情绪,却没有出声。

“苍叔!”蓝敏歆没想到苍晋会主动联系自己。

“公主!明日一战,末将已做了最坏打算,若是……请将末将的骨灰带回腾东老家!”

苍晋说时,单膝着地。

蓝敏歆清楚苍晋的暗示。

明日一战,与谁都是生死未卜,她又何尝不知道。

“苍叔不会的!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蓝敏歆明知一旦上了战场,生死难料,却仍出言安慰苍晋。

苍晋颔首点头,“另外,若事出变化,请公主务必要保重自己!”

蓝敏歆觉得他似乎在托付后事,心里不免酸胀起,“苍叔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照顾好自己!你先起来!”

两人寒喧一番,才分开。

蓝敏歆回到凉亭,见尤寅独自一人站在月下。

月光如水,静静倾泻了他一身。

他今日着了身月白长袍,袍服下绣着几杆墨竹,倒是一改往日的浪荡,多了些许内敛之气。

月下的他,五官精致,轮廓分明,剑眉斜飞入髻,夺魂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诱人的薄唇……无一不散发着潋滟之泽。

蓝敏歆发现,她从没这般静静地瞧过他。

今夜的他似画中人一般。只是眉宇间多了些许愁色,这一点都不像她当初认识的尤寅。

“阿寅!”

蓝敏歆不知为何,心里酸涩的紧,连唤他的声音都变得嘶哑。

尤寅闻声,冲她望来。微微一笑,如同三千桃花灼灼开放。继而,双手一伸,将她拥入怀中。

作者寄语:第三更了,今天到此!感谢各位支持,大约还有两章结文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