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自集趣事

忘不了你

2019-06-11 来源:自集趣事网

我叫心庭,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现在的我,只想静静的守护着他,知道他的一切。

我爱上的人叫阎涛,是我的同事。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走得很近。我一度以为,我们一定会在一起,可当他带着女朋友出席公司的年会时,我的心凉了半截。我固执的认为他并不是很爱那个女人,不过是因为她的父亲是这家公司的老板罢了。等他腻了,我就会有机会。

我更加卖力的讨好他,让他知道我在能干之余,也有着小女人的娇羞温柔。我相信他是知道我的心意的,可当他和那个女人订婚的时候,我觉得我快疯了。不过没关系,我有本事知道他每天的一举一动,他迟早有一天会回心转意的。

我和他女朋友成为了好朋友,想办法在她的生活中渗透着我的习惯。让她喜欢我所喜欢的香水味,喜欢我爱的歌手,喜欢我爱的运动。他接受了,也慢慢的喜欢上了那一切。我真的好开心,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我知道他喜欢喝蜂蜜柚子茶,所以总会在固定的那间店里买给他喝,我知道他早上在公司有阅读最新资讯的习惯,所以回到公司的时候总不忘为他准备好。

我以为我做的这一切会让他来到我的身边,可他居然还是决定和那个女人结婚。我无法理解,歇斯底里的和他发脾气。他明明和我说他爱我的,为什么却要和那个女人结婚。他开始怀疑我精神不正常,把我带去看心理医生。可我觉得有问题的人是他,他是想趁机甩掉我。公司的老板也来看我,说了些奇离古怪的话。我听不懂,觉得他也不顾是希望我离开阎涛而已。

我开始怂恿那个女人自残,割脉,上吊,烧炭。她居然对我毫不怀疑,完全照做。可令我生气的是,她真实个命大的女人,怎么都死不了,这对我来说是无法接受的。不过她也因此被隔离起来,减少了和阎涛的接触。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机会,让阎涛只能注意到我。但阎涛似乎真的被那个女人拿走了心,他对我视而不见,把我当空气一样。我很不服气,将这一切的不快都发泄在那个女人身上,捏得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这样大家就会觉得她的病很严重,不能出院了。

可最近有点不对劲了。我只要一靠近那个女人,身体就觉得很不舒服。我再也无法和她说话,也不折磨她。她一天天正常起来,最后竟然出了院。我很是恼怒,认为她家人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所以去求了东西对付我。因此从那次以后,我就再也无法见到她了。我只好更加卖力的讨好阎涛,希望他能有一点回心转意的想法。

离他们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我的心情就越来越急躁。情急之下,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诱骗她去养一个厉害的小鬼,她果然上钩了,托我去泰国买了一个小鬼,希望能借这个小鬼让她自己的公司越做越好。我当然不会让她心想事成,我买了一个最凶的小鬼,并祈求小鬼帮我要了她的性命。

所有事情,都顺利的按照我预想的方向走去。每当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小鬼都会在家里砸杯碟,撒纸片,弄坏各种电器,把家里弄得乌烟瘴气。她害怕告诉她家人的时候,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紧接着,她一觉睡醒总是会睡在不同的位置,有时是客厅的地板上,有时是浴室里,甚至有一次还睡到了门外。只是这一切,都发生在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在她家人眼里,觉得她应该是脑子又开始不清醒了。只有我很开心的看着这一切,希望阎涛在最后一刻能反悔。

不过事情依旧没如我预期那样发生。有一天晚上,阎涛带着一个男人来到了那个女人的房间,而我正在房间里和她聊天。男人一见到我,眼神就变了,就好像我是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是时候离开了。继续下去,对你来说没什么好处。”他说的话我听不懂,只觉得这个人脑子有问题。他见我诧异的看着他,叹了口气:“原来你还不知道,真是可怜啊。”

“知道什么?”我被他弄得一头雾水,以为他是个神经病。

他掏了掏口袋,拿出一张写满符咒的黄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见黄纸的一刹那,身体竟然有被灼烧的感觉。

“你是在干嘛啊,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生气的对他喊到,全身动弹不得,还被火烧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小姐,你是个已经死了的人,就不应该再留恋这个世界。你已经把她害得很惨了,什么仇怨都报了,该收手了。”男人的话让我更是怒火中烧:“你胡说什么,我还活着呢,你怎么可以随便咒我死。”如果不是被他困住,我真的很想让他尝尝被人捏得身上到处都是淤青的感觉。

“你已经死了,只是你还不知道而已,清醒一点吧。”他说着念了几句咒语,同时结了个手印向我打来。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原来,我真的已经死了。

当我知道阎涛订婚的时候,我的心真的很痛。恍惚间,我听到一个声音跟我说:“跳下去吧,跳下去后我会帮你,帮你重新获得他的心。我知道你永远忘不了他的,可能帮你的只有我一个。”我真的很希望能和阎涛在一起,所以我选择了跳下去。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忘了这一切,只知道在那之后我就附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可我以为那是我自己。这一切似乎是那么的理所当然,我努力的折磨那个女人,努力在生活中渗透我的痕迹,努力的让阎涛在乎我,可我原来已经死了。

我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开始发狂了,叫来当时在泰国求的小鬼,两人一起对付那个有点道行的男人。我以为这个男人没什么本事,可没想到他三五下手脚就控制了那个小鬼,还把我打伤了。我正想逃的时候,却听到阎涛的话:“如果可以的话,放过她吧。她连自己已经死了都不知道,很可怜的。”

我被他的话感动了,我连死都忘不了他,而他总算还是有点关心我的。我心中的怨气突然平息了,飘到了男人的身边:“我相信你有能力超度我吧,能帮帮我吗?”男人点点头。我最后看着昏睡的女人,对她说了句:“对不起,折磨了你这么久,再见了。”我闭上眼睛,等待着男人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