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在线
  联系方式:3113138073艾特qq.com  邯郸在线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邯郸在线 > 国内新闻 > 90年代女囚犯死刑现场

90年代女囚犯死刑现场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06 14:39:59 阅读次数:

普通老百姓进入刑场一览死囚伏法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不可能为死刑的执行过程涂上了一层层神秘的色彩。

我所枪毙的死刑犯

我所枪毙的死刑犯先哲有言:“伴随死亡而来的比死亡本身更可怕”。呻吟与痉挛、面目之变色、亲友之哀悼、丧服与葬礼,诸如此类的场面都显出死亡之可怖。复仇之心可征服死亡,爱恋之心会藐视死亡,荣辱之心会渴求死亡,悲痛之心会扑向死亡,恐怖之心会预期死亡。

警校毕业,从小就热爱刑警的我,如愿的分到了刑警队。刑警生活艰辛而充满刺激。这对于20出头,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来说,无异于是世界上最神圣的职业。我立 志艰苦奋斗,干一番事业,作一个东方的福尔摩斯。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破了几个像样的案子,渐渐的,在刑警队开始小有名气。

90年代女囚犯死刑现场

90年代女囚犯死刑现场

正在这时候,队领导交了一件特殊的任务给我 :对罪犯执行死刑。这件任务对于我是一个挑战。我既憧憬,又担心,能完成好吗?最有礼貌的死囚这一天终于来到了。盛夏清晨,空气清冽。我们一早就到了看守所。死刑犯们已被武警捆成了“粽子”。

迅速分工,四个公安看管一个罪犯,上卡车,广场公审。我接手的死刑犯,姓吕,是一个盗窃保险柜团伙的主犯, 身体强壮,桀骜不逊,属于警惕对象。他的案子就是我们刑警队侦破的,据说他有个双胞胎,两个儿子,特别可爱。这次,他的老婆因为包庇罪,也在公审之列。公 审开始之前,我们和吕某呆在球场休息室,等待进场。凑巧,他老婆在对门的休息室,两人相视无语,老婆已成了泪人,本来装作无所谓的吕某再也控制不住,两眼 含泪,说了一句话:“你要把娃儿照顾好”,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90年代女囚犯死刑现场

女囚犯执行枪毙死刑现场

弄得我们民警也为之动容。法律是公正的,也是非常残酷的。公审结束后,开始游街,到刑场。刑场早已拉好了警戒线,由当地派出所负责执勤。死刑犯从卡车上拉 下来,沿着一条直线跪成一排,先是法官照一张遗照, 再由两名公安按住肩膀,武警用81式步枪从背部抵住罪犯心脏,法医过来检查并纠正枪口的位置。一切就绪后,等待刑场负责人的命令。

刑场负责人对武警现场指挥员发出指令。武警指挥员命令子弹上膛。这一刻,真可谓“风萧萧兮易水寒,伊人去兮不复返”,一片萧杀,彷佛空气都凝固了。说老实 话,我们包括执行的武警,都是非常紧张,武警都是年轻的小战士,有的拿枪的手不由自主的在发抖(据说他们执行一次可以立三等功)。当然,最紧张的是死刑 犯,一般而言,即使最镇静的人,到了阎王爷的家门口,也原形毕露。一直面无表情的吕某也一样,下跪那一瞬间,面如死灰。但他说了几句话让我铭记终生。他跪 下时,右脚鞋跟掉了,他轻轻的说了句“麻烦把鞋给我穿上”,我依样做了,他又轻轻的说了句“谢谢”。这是一幅写实的油画:空旷田野,青青禾苗,阳光明媚, 持枪警察 ,围观者,待杀罪犯。

90年代女囚犯死刑现场

女囚犯执行枪毙死刑现场

90年代女囚犯死刑现场

女囚犯执行枪毙死刑现场

在枪口的威逼下,死刑犯们像一群临宰的羔羊,眼神呆滞。偶尔,不知从何处打听到刑场的家属,发出阵阵撕心裂腹的呼唤“儿呀”。指挥员一声令下,“放”,枪 响了,“哒哒”,子弹威力巨大,穿过罪犯的心脏,把前面的小山坡打了几个土坑。几条生命就这样消失在荒野。家属最后只能得到一个冰冷的骨灰盒。

第一次的经历刻骨铭心,不管罪犯是多么的罪大恶极,多凶残,可毕竟也是人啊。我再也不想执行这样的任务了。可是,不行,因为队里的老民警都不愿去,“光 荣”的任务只有由新民警来承担了。最胆小的死囚故事继续,接下来我频繁的执行类似任务。印象深一点的有两人。谭某是我亲手抓获,又亲自送他上西天的。谭的 一生都是在监狱中度过的。

曾因强奸、抢劫多次入狱。最后因盗窃金额特别巨大,被法院判处死刑。自从他预感到自己可能被判处极刑,就开始装哑巴,一直不说话(长达半年),装神经病, 吃自己和别人的屎、尿,弄得整个监室臭气熏天,同监的人怨声载道。 后来,法院还专门送到省城作了精神病鉴定,结果,排除了精神病 的可能。此君机关算尽,最终没逃过法律的惩罚。在宣判时,他浑身瘫软,被架到了刑场。在死亡前几秒钟,终于说话了,这是他半年的第一句话,也是一生的最后 一句话,可谓发人深省,醒世恒言,“犯罪太痛苦了,我下辈子再也不犯罪了”。

90年代女囚犯死刑现场

女囚犯执行死刑前

90年代女囚犯死刑现场

女囚犯执行死刑前

最年轻的死囚曹某,终年19岁,作案时刚满18岁。为女朋友,他杀死了他的情敌。望着他稚气的脸蛋,真感慨人生的无常。他的同龄人刚拉开人生的序幕,他却 抢先谢幕而去,难道世界的另一端有那样美好?这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年龄。为了女人,他付出了一切。往刑场的路上,他贪婪的看作街上的女人,感慨的说“城里的 姑娘真漂亮”。但愿到了阴间,他能拜阎王之赐,作一个风流之鬼。死刑的执行方式各个地方是不一样的。

90年代女囚犯死刑现场

女囚犯执行死刑前

比如河南是用手枪打头部,而我们这儿是用步枪打心脏。应该说,打心脏干净一点。特别是冷天,衣服穿的厚,血留在衣服里面,外面只见前后两个洞,。但也有缺 点,有时打不死,需要补枪。我就亲眼看见一名死刑犯当时没死,经请示刑场负责人,武警用手枪对着太阳穴打了一枪。97年后,新刑法出台,修改了盗窃罪的量 刑标准,适用死刑的人大幅减少,加上国家逐步正规化,死刑改由法警执行。我从此没执行过类似的任务。死刑很残酷,但出于现实的需要,不能废除死刑,我国贯 彻了一条与西方发达国家有所区别的死刑政策:即少杀、慎杀。通过实行死刑,威慑潜在的不法分子,维护安定团结的社会局面。朋友,请记住“手莫伸,伸手必被 捉”。

普通老百姓进入刑场一览死囚伏法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不可能为死刑的执行过程涂上了一层层神秘的色彩。

现在的死刑应该是由法警来执行,似乎是注射毒针。

90年代女囚犯死刑现场

女囚犯执行死刑前

以前的行刑手一般从武警的入伍新兵中挑选,死刑犯被带到刑场后一排跪开,行刑手都是上刺刀的步枪,站在死刑犯的背后两步距离,然后由法医将刺刀顶在死刑犯背后的心脏部位,以保证击中心脏。最后验明正身后由一武警喊口令执行死刑。

刑场上的气氛是非常恐怖的,所以经常会有一些新兵临时怯场,要不就是扣扳机扣不完,要不就是没发射就跳开(一般开枪后向右边跳开),当时觉得很滑稽。开过 第一轮后,由法医上前检查,如果发现还没断气的(一般第一枪不会死),那么还要补枪,我见到最多的一个是补了五枪。

建国以来,负责执行死刑的都是公安战士。1982年以后改由新组建的武装警察来执行这项特殊的任务。执行死刑任务是正常的任务之一,每个武警战士自入伍以后都要在这方面经过严格的训练。

这项任务并不是谁都能执行的,除了在军事等方面具有很强的素质外,还要有很强的心理素质。能够出任射手的人在军营里都是各方面都出类拔萃的战士。

人们传说中的枪毙人要戴口罩、戴墨镜,其实那只是一种传说。在偏远的地区尤其是农村,可能有。但在城市,没有这种情况。很早以前,曾向武警发过手套、眼镜,主要目的是为了防寒、避光,但没有人真正用这些东西。因为很不方便,戴眼镜影响视线,戴手套影响操作。

有一次有人问我,听说枪毙人一枪打不死就用刺刀挑,哪有的事啊!这里有一套严格的法定程序,武警接到执行命令任务后至少要训练两天。刑场执行枪决要求只闻一声枪响。这种程序上的严格规定源于两个原因:法律的威严,还有人道。

每一个死刑犯在押赴刑场时都由至少四名武警押解,射手枪膛里只装一发子弹,要求准确率极高。即使出现偏差也要由副射手补射。所以那种打不死就用刺刀挑的说法根本就是错误的。

处决死囚并不轻松。因为罪犯已经知道时间不多了,他们的情绪会很不稳定。

所以,一旦终审裁定下达,看守所就在管理上采取措施了。先是调号(房),这一夜管教干部要进号。基本上是轻刑犯负责看死刑犯,防止他们自残、自杀或者伤害他人。

据说,枪毙张金柱的前一天晚上,看守所长也亲自进号了。几乎所有的死囚在临刑前,都要给家人写信,即使是文化水平不太高的人也会要求别人代写。

90年代女囚犯死刑现场

女囚犯执行死刑前

有的会整夜一言不发,也有的会哭。死囚临刑前的那一夜是很震撼人心的。出于人道,这时候基本上会满足他们的一些要求,想吃什么就给他们做什么,想抽烟也会无条件地供给,但酒是不能喝的。可一般情况下,没有人能吃下去,也没有人能睡得着。

他们大多都在给家人写信,那些扬着脸望着窗外若有所思的人一般都是外地流窜作案的犯人。几乎所有死刑犯都是瞪着眼到天亮,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有的死囚的裤腿用麻绳扎了起来。“的确,有这样的情况。因为别看许多罪犯在作案时穷凶极恶,视人命如草芥。但真正让他面对死亡时,内心的那种因极度恐惧而导致五官扭曲和精神崩溃也是挺吓人的。在下达终审裁定时,有不少死刑犯面如死灰,双腿甚至全身都在不住抖动。

1995年 5月7日,执行30名死刑犯时就有一个当即瘫倒在宣判会上,口吐白沫。法警将他拉起来时,他已经成了一摊泥。但就是这么一个懦弱的人,在绑架、杀害一名儿童时,不管孩子如何撕心裂肺地呼喊,他都麻木不仁,十分残忍。

90年代女囚犯死刑现场

女囚犯执行死刑前

"我是一名射手,在任务分下来时,只知道有几个人,分别是几号,既不知道罪犯的姓名也不知道他们的犯罪事实。我们只认号不认人。死刑犯交给我们后,我们与死囚的接触只有几分钟。

在刑车上,有时候公安为了缓解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武警战士的紧张情绪还和死刑犯轻松地聊两句,而我们是根本不允许和他们有任何对话的。"有时候,在车上有罪犯会对我们说,到时候"痛快点,让我少受点罪"。

记得去年有一个在公审的时候对押解他的武警说:“别紧张,你一紧张弄得我都紧张了!” 有一次执行死刑的时候,一个死刑犯突然转过头来对看守所的干事(哪个监仓有执行死刑的,干事都要跟到刑场)喊道:"干事,多谢照顾,改天回来找你喝酒。"当时那个干事脸都白了

现在似乎各地都在搞注射,这样比较人道一些。坐电椅,三万伏的高压一个不慎把人活活烤焦还没死,那就挺惨!

我们这里的是:1。看守所的武警中队派武警执行,每次两个,一个辅助,另一个执行。 2。使用的是自动步枪,里面一发子弹。

3。打完后,法医用一根金属捅条插入弹孔,搅一下,然后对旁边检察院的说:一枪击毙。死了。

4。补枪的情况我没遇到。全部都是自动步枪顶住后脑打,一般来说不会失误 5。罪犯从刑车上脱下来,基本都瘫了,把他架着跪在地上,武警中队长喊:预备,执行武警用枪顶住后脑,助手武警扶住罪犯的左肩,在打的瞬间放开。喊:打就开火了

到达刑场后,让犯人跪下,对他说,张开嘴,子弹会从你嘴里穿过去,配合点就不会破相了。用54式挨着后脑,一枪下去当场毙命,通常不会补枪。

古代罗马的死刑前强奸女囚犯

灵巧的刽子手一般总能一刀就将犯人的头和躯干分离,观众也很在行。

1737年7月,刽子手在一次斩首刑中一刀成功,成了斩刑的典范。他一刀砍下了博利欧·德·蒙蒂尼的头,在把头颅放在地上前。他拎着头从各个角度让观众看,并向观众致意,活像个喜剧演员。编年史里记载:“人群为他的灵巧而使劲鼓掌。”

有个法国军事参赞详细描述了两次大战之间对十五个犯人的一次公开新首:“犯人们跪在地上,排成两行,手绑在背后。每个犯人前都有一个刽子手,后者举起刀, 砍了下去。犯人的头似乎迟疑了~下就滚落在地上。大量的血从颈动脉喷涌而出,而身躯也突然变得软弱无力,缓缓地倒在了血泊中。只有一个犯人的头没有被一刀 切断。犯人发出了可怕的叫声,在第五刀下去后,头才滚落下来。”军事参赞告诉我们,这是因为这个犯人没有给刽子手小费。

尽管刽子手们都十分灵巧,但司法年鉴仍有一些不堪描述的可怕的记录,这些并不是因为施刑者的读职,而是由于他们能力不够。

夏莱伯爵亨利·德·塔莱朗被确证犯有阴谋罪后,于1626年在南特被处决,他被剑割了三十二刀。

被震惊了的观众在第二十刀时仍听到受刑者在叫喊:“耶稣!玛利亚!”我们确实应该公正地对待刽子手,可那个施刑者原是个被处绞刑的士兵,因为他接受操作剑 才被豁免。而他用的那把剑事实上是一把瑞士卫兵的剑。第一刀,这个偶然机会造成刽子手割断了犯人的肩膀.而以后几刀也只是伤着了他。前二十刀,勇敢的受刑 者每次都摆好姿势,希望最终能得到解脱,可每次又都失望了。最后十二刀,他是躺着挨砍的。

1642年在里昂举行的德·图先生和塞克·马尔斯先生的斩刑也同样是一次可怕的屠杀,给他们施刑的是一个搬运夫,而那时里昂正在等待一位正式执刑者。德· 图先生的头直到第十二刀才滚落下来。至于塞克·马尔斯的斩刑,里昂初级法院的书记官作了记录,他写道:“第一刀是从脖子上方砍下的,太接近头;这一刀只把 脖子割断了一半,犯人的身体仰面倒向了支架的左边,脸朝天,腿和脚在抖动,手无力地抬起……刽子手朝他的脖子又砍了三四下,终于砍下了他的头。”

一位见证人详细描述道:“他闭上眼睛和嘴巴,等待着刽子手从容不迫地给他一刀……挨了一刀后,塞克·马尔斯叫了声,可叫声消失在血泊中。他抬起膝部,似乎 想重新站立起来,可又倒在原地了,头还没有完全与身体分离。执刑者先走到他右边,接着又走到他后面,用手揪住头发把头拎了起来。

“他的右手用他的大切肉刀锯断了一部分动脉气管和还没有被割断的脖子的皮,然后他把头扔在断头台上。人们注意到头又转了半个圈、抽动了好长时间。”这第二 个证人的证词与前者有所不同,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塞克·马尔斯和德·图的斩刑相当可怕。“瑕疵”经常会出现,但人们多次看到即使最有经验的执刑者也往往 缺乏机灵。

事实上,用剑施斩首刑一直被认为是一种不完美的极刑,因为正如我们上文指出的,这不仅要求执刑者机灵,而且要求犯人配合。

因绝望而拼命挣扎、顽抗的犯人也并不少。同样,乖乖地听从命运安排的犯人也有许多,有些犯人甚至比刽子手希望的更顺从。

蒂凯太太就是其中一例。她二十八岁,年轻又漂亮,丈夫是巴黎国会的一个议员。

由于她丈夫一而再、再而三地对她不忠。最后她也欺骗了他,并雇用利客想阴谋杀害他,但她的计谋被识破了。

被捕后,她被判处死刑,判决下来后第三天,她被带往格雷伏广场。车队到达广场时,天空突然变得阴沉思雨倾泻在她乘坐的大车上,她的两边坐着刽子手夏尔·桑松和听仟海的神甫。

有的历史学家认为刽子手来自篷图瓦兹。一眼望去,广场变得空无一人,人群都在寻找躲雨处,有的进入了房子内,有的躲在商店的挡披檐下或接待室的门厅里。施刑者的仆人和士兵则躲在断头台下或大车下面。

在大车上,犯人、刽子手和神甫也在等待。夏尔·桑松对蒂凯太太说:“请您原谅,但我现在不能办事。这样的滂论大雨会让我失手的。”蒂凯太太感谢施刑者和所有在场的人等待暴雨停止。

在这种凄惨的境况中度过了一小时。最后,而小了,人群渐渐地又回到广场上。助手、仆人和士兵也从躲雨处走了出来。“是时候了!”刽子手说了一声,他们从大车上下来爬上了断头台。

因为帮凯太太爬楼梯时得到了桑松的帮助,有人说她用一种“既感激又羞耻”的姿势吻了桑松的手。后者转过身去,对他的儿子兼助手说:“你来代我吧!”年轻人犹豫了一下,但犯人打断了他的思绪:“先生们,你们能不能告诉我,我应该采取什么姿势?”

“跪着,头抬起来,把头发撩起来,让颈背露出来后放在面孔前。”老刽子手回答道。至于他的儿子,已开始不知所措,这时犯人摆好了姿势。

她问:“我做得对吗?”

正当年轻的刽子手在他父亲的鼓励下举起沉重的剑准备在空中挥舞时,受刑者叫了起来:“千万别破了我的相!”第一刀落在了耳朵上,切开了脸,血溅了出来,下 等人发出了侮辱性的叫喊声。犯人倒在地上,四肢抖动着,像一匹受伤的马。一个仆人抓住她的腿,据在地上。夏尔·桑松抓紧她的头发不让头动弹,这样他儿子可 以重新执刑。直到第三刀,才把头割下。

在不成功的极刑中,最有名的大概是阿尔蒂尔·托马·拉利一托朗达尔的斩刑了。拉利一托朗达尔曾是法国在印度的殖民地的司令。在连续几次胜利后,在篷蒂谢利 他被英国人包围,经过顽强抵抗,最后他投降了。法国丢失了印度。拉利一托朗达尔被俘了,被带到伦敦后他得知法国舆论要求杀他的头。他要求英国人凭其保证假 释他,给他自由,就这样他来到法国。他从没这样自豪和愤怒过,他要为这些人对自己的侮辱讨回公道。

令人愤慨的不公平的是,法官以叛国贼的罪名判他死刑。他是在格雷伏广场由刽子手桑松执行斩刑的。

在行刑前被强奸

据说玛丽·斯图阿特在被砍头前遭到了刽子手的强暴。在罗马,法律规定不可以判处处女死刑。于是,为了绕过这条规定而同样判处处女以极刑,习惯上,是侍从官 享有在行刑前将之强奸的权力。二十岁的维斯塔修女便遭受到了这样的命运,还有台伯尔的首相塞让之女也遭到了强奸,她只有七岁。

栏目图文








  • 栏目链接 合作&友链,请联系QQ:3113138073 邮箱:3113138073#qq.com(#替换成@)。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未解之谜
  • 野史秘闻
  • 灵异事件
  • ufo探索
  • 历史考古
  • 自然地理
  • 动物世界
  • 宇宙探索
  •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SiteMap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1999-2018 zipd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申明:本站所有新闻归原站原创作者所有,本站转载并不代表承认其观点!备案号:冀ICP备15028449号-4